亚冠

东土觅人间 第二章:无意惹祸水

2019-11-08 19:24:4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东土觅人间 第二章:无意惹祸水

苏恒带着无疆在荒野里往东走了三天,这才看到了一座小城。

小城名湫城,是定安道靠近北骥道的一座小城。苏恒和无疆到这里时,正看到百姓们往石屋上挂着彩布,大块岩石堆砌出来的粗犷房屋,配合着颜色艳丽各异的彩布,别有一番味道。

街道两边摊贩林列,吆喝声不绝于耳。

“这位公子,来一笼包子吧,皮薄馅儿多味道好,不好吃不要钱咧。”

“春元节快到咯,快来买玉珠啊,一串一年好彩头,两串家人添福寿哟。”

……

“阿弥陀佛,想不到人间尘世竟如此繁华!”无疆看的张大了嘴巴,眼睛都不知道往哪里放好,到处都是新鲜的事物。这是他第一次出山,也是第一次见识到凡尘俗世。

“我们要去的钜寿比这要繁华一千倍,一万倍,到那时你岂不是要迷花了眼?”苏恒笑道,经过几天的相处,两人之间已经没了一开始的隔阂,无疆也渐渐接受了苏恒。

“怪不得大师傅说俗世之间有诸多诱惑,更适合我练心修佛。”无疆光溜溜的脑袋转来转去,恨不得把这些新奇玩意儿都看个遍。

“走,先去吃点东西,吃完了再带你好好看一看。”苏恒拉过左看右看的无疆,进了一家酒楼。

“客官,里面请!要来点什么?”小二一见客人来,立马往肩上挂一条毛巾迎了上来。

“给我们上五道素斋,再给我来一壶关中醪糟。”

“得咧……”

等小二拖着长音走了之后,无疆才凑了过来,低声说,“师傅,我们两个人要吃这么多吗?”

“当然,这几天都吃的干粮,也该给你补一补了。”苏恒答道。

“可……可我们化缘能化到这么多吗?”无疆心里有点发虚,“大师傅说,万一别人不给,我们再吃这么多,会被别人凶的。”

苏恒听完不禁会心一笑,敲了一下无疆的脑袋,“今天我们不化缘,我们用银子买。”

“银子?”和尚想了想,凑过脑袋很惊奇地问,“是不是就是可以买很多东西的银子?我听大师傅说起过。”

“哈哈哈……”苏恒摸了摸无疆的脑袋,终于没忍住轻声笑了出来。

二人刚一吃完素斋,无疆就有些迫不及待跑出了酒楼。

街道上人来人往,热闹非凡,临近春元节,各家各户都要出门采办些东西。

就在这时,前方街道上传来一阵慌乱的吵杂声,“滚开,都给老子滚开!”

街道上人仰马翻,呜哭哀嚎,路边的小摊贩子们纷纷躲闪开来,有的连摊子都不要了,赶紧闪躲开,一辆马车隆隆而过,路上一片狼藉。

苏恒抬头,将无疆挡在身后,只见马车上面有一个蒙面青衣从楼上一跃而下,直接贯穿整个马车。

“轰!”

马车在急速奔跑中分崩离析,拉车的两匹马嘶鸣着跑开了,马车的碎片散落一地,两个一身锦衣的年轻人在路面上翻滚,口中无力地呻吟着。

“刷”

一柄长刀在众人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便划过其中一人的脖颈,血光迸现。

“啊!”

众人一阵惊呼,纷纷向后退闪,唯恐沾到半点血腥。

蒙面青衣并未停止,长刀一转,继续划向另一人。

苏恒正准备拉着无疆远离这个是非地,不料无疆竟在这一瞬间冲出了街道,想要保护倒在地上那人。

“小心!”苏恒瞬间跟上和尚,手中长剑倏然横扫,将面前这青衣的刀刃格挡开。

“叮!”

刀剑交鸣,苏恒眉头一皱,此人竟有二品高手的实力!

“阿弥陀佛,施主何以当街杀人,可否放下屠刀?”无疆挡在仅剩的幸存者前,口诵佛号,脆生生的声音里夹杂着坚定。

“让开!”蒙面青衣冲着苏恒低吼一声。

苏恒摇头,“我家无疆要保此人,你还是退去的好。”

“既然如此,你也别怪我了。”蒙面青衣左手一挥,紧接着欺身而上,长刀划破空气,朝苏恒脖颈处攻来。

苏恒一张手,大袖一捞,同时轻轻往后退了一步,长刀在离脖颈仅有两指的距离掠过。

“还欠点火候。”苏恒长袖挥动,刚刚收过来的银针纷纷倒射而回,同时伸手成爪,在蒙面青衣躲闪的当头,一把扯下了蒙面黑布。

青衣双眼猛瞪,赶紧挡住面庞,狠狠盯了一眼苏恒,转而飞身上楼,几个闪跃便离开此处。

“没事吧。”苏恒收剑入鞘,淡淡地说。

“没事。”无疆脆生生地回答

路面上,血水铺了一地,另一个锦衣男子早就吓的魂飞魄散,目光呆滞。无疆把小脑袋凑到他面前,“施主,没事了,凶手已经走了。”

但那人还是愣愣不说话,眼睛一动不动,完全被吓傻了的模样。

“走吧,到时候自然会有人来接他。”苏恒拍了拍无疆的脑袋。

“万一那杀手再回身下手怎么办?”无疆很是坚持。

苏恒朝四周环视一遍,发现周围人围拢过来,眼神中不仅有惧怕,还夹杂着一丝丝幸灾乐祸,心中顿时明了,“如果再不走,待会儿我们可能就要惹上一些麻烦了。”

“麻烦大么?师傅。”无疆抬起头看向苏恒。

“一座小城而已,麻烦倒是不大。”苏恒轻笑道。很难想象,人称白衣苏魔的苏恒,竟会如此耐心地和人说话。

“那我们就再等等吧。”

“好。”

周围的人越聚越多,议论之声不绝于耳。

不多时,人群纷纷散开,一队足有三十余人的衙役挎着刀冲了过来,将苏恒二人团团围住。

“来人,把他们都押走!”领头的衙役大手一挥,几个衙役拿着锁链就走了上去。

“此事与我们无关。”苏恒挡在无疆前面。

“有关无关那也得等我们审问过后才知道。陈家公子被杀,在场的所有人都逃不了干系!”衙役凶狠地说道。

话音未落,三十余名衙役“锵”的一声,拔刀出鞘,一时间杀气腾腾,周围的百姓噤若寒蝉,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场面陷入了短暂的僵持,衙役们手中的长刀寒光闪闪,随时准备动手。

“扑通!”

就在这时,一个百姓突然跪在了地上,地面上黄色液体横流,

“大人,这事真的与小的无关啊大人,都是这两个人拦住了凶手,最后还放走了凶手!”这百姓一手指着苏恒和无疆,涕泪俱下。

“是啊,是啊,都是这两个人放走了凶手!请大人明察!”此人说完,就有不少百姓也跪在地上,大声附和。

“很好!”衙役头领大喝一声,“来啊,将这二人押到大牢,等候审问!”

“是!”

……

陈府,湫城最大的府邸,五进院落,其间花园假山点缀,亭台楼阁林立,华美富贵,占地足有数里地,比县城衙门都要大上数倍。

大事刚发生不久,陈家的仆役便从外面匆忙跑进了陈府。

“大老爷,大老爷……”

管事听完仆役的汇报之后,一路小跑,进了陈家主厅。

“什么事?”陈家大老爷陈坤德此时正坐着喝茶,眼睛抬都没抬。

“大事不好了,五公子和六公子在街上被人追杀,五公子被杀,六公子被人救了下来。”

“什么!?”陈坤德腾地站起来,不怒自威的国字脸猛地升起一阵潮红,“这两个不肖子,整天惹是生非,想不到今天……凶手抓到了没有?”说到后面,几乎就要咆哮出来。

“凶手被两个人挡住之后就逃了,至今还没查到。”管事战战兢兢,大老爷什么时候这么暴怒过?他如实回答。

“混账!”陈坤德一把摔了桌上名贵的青瓷云口杯,寸许长的胡须似乎要被火给烧着一般,“那两个人干什么吃的?挡得住凶手,为什么就抓不住?”

“大老爷,衙门的张护卫在去案发现场之前问我陈府仆役,这两个人该怎么处置?现在他们应该已经控制住那两个人了。”管事小心翼翼抬起眼眸询问。

陈坤德恨恨地一拍桌子,“既然那两个人没什么用,干脆为我五儿陪葬吧,还有今天所有在场的人,全部都给我抓紧衙门大牢里,等候处置。”

“知道了,老爷,属下这就去办。”管事躬身离去。

陈坤德来回走了几趟,心里更是烦闷,“来人!”

“大老爷,什么吩咐?”话音还没落下,正厅门口就有其他管事走了过来。

“给我告诉县官,如果抓不到杀我五儿的凶手,他的乌纱帽也别再想要了。”

“是,属下这就去传话。”

管事毫不吃惊,立刻领命离去。

在这座小城,陈家才是天,才是王法,就算是那七品县官,也得看陈家的脸色行事!

急性腹泻需要注意什么

急性腹泻饮食注意事项

饮食引起的腹泻怎么办

腹泻能用远大医药立可安

便利妥纸尿裤有几种型号

老人咳嗽漏尿怎么处理

成人护理垫价格是多少

成人护理垫哪里有卖

小儿感冒喝的中药

小儿感冒后咳嗽老不好

小儿咳嗽感冒药

小儿咳嗽有痰有哪种专用药疗效好宝宝又爱喝呢

生物谷
生物谷
生物谷
生物谷药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