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数字经济观察马来西亚电子支付业疫情催化与政府加持

2020-11-19 19:38:3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数字经济观察 | 马来西亚电子支付业:疫情催化与政府加持 【编者按】“数字丝绸之路”建设以各国跨境电商合作发展为龙头,引领各国数字基础设施、金融和物流体系的协同建设,是拉动“一带一路”沿线各国社会经济数字化转型的新引擎。东南亚作为“数字丝绸之路”核心区,中国数字经济企业多年来积极投资布局,复制和推广本土成功经验。中国已成为投资东南亚科技创新企业的第一大外资来源国。当前,各国疫情防控的常态化已成必然。中国的数字经济企业应用“数字抗疫”技术获得了良好效果,其中的经验、教训也将进一步带动东盟各国在抗击疫情的同时以数字转型助力经济发展。为支持中国企业在疫情下借助“数字丝绸之路”在东盟各国顺利地开展投资贸易,北京大学东盟国家研究中心与走出去智库(CGGT)组成“东南亚数字经济联合课题组”,通过观察各领域的动态,分析事件成因、预测其影响,希望为相关方提供一个聚焦东南亚数字经济的趋利避害机制。今天,我们刊发关于马来西亚电子支付方面的分析文章供读者参阅。尽管马来西亚的电子支付行业发展起步较晚,不过,在政府的助推以及新冠疫情的催化下,电子支付方式日益受到马来西亚消费者的青睐,成为马来西亚数字经济领域中发展速度较快、前景较为广阔的行业之一。一、马来西亚电子支付行业发展现状(一)马来西亚电子支付行业发展态势强劲。马来西亚的电子支付发展始于2018年。发展初期,由于本土缺乏电子支付行业的领军企业和相关技术支持,这一行业最先由中国的电子支付领军企业——支付宝和微信进入市场,带动整体的发展。2018年5月,蚂蚁金服与马来西亚银行TnG联手推出马来西亚版支付宝,实现手机充值、水电缴费,部分地铁刷码过闸等服务。6月,腾讯上线了马来西亚版微信钱包。7月,电子设备制造商也在马来西亚试运营支付业务,与成功集团联手推出了Razer Pay。通过收购本土电子钱包One2Pay以及大量的补贴,该电子支付应用在48小时内获得了30万用户。之后,Maybank QR Pay、GrabPay和BigPay等电子支付系统接连出现在消费市场,抢占市场份额。截止到2020年,马来西亚电子支付领域共出现八大领军企业,包括THG eWallet、Boost、Wechat Pay、AirAsia BigPay、GrabPay、MAE、FavePay和Razer Pay等,显示出了马来西亚电子支付市场的强劲发展势头。(二)新冠疫情下兴起的“零接触金融”理念为电子支付带来新发展契机。受新冠疫情、政府行动管制令和全球经济恐慌情绪的影响,马来西亚的实体经济基本陷入停滞状态,而电子商务却因此受到被困在家的民众青睐。在疫情下,越来越多的消费者开始通过网购满足自身的日常消费需求。与网购经常在一个使用场景出现的电子支付行业因此获益。根据《2020年Visa消费人支付态度调查报告》,自疫情爆发以来,马来西亚的现金使用率下降了64%,而电子支付使用率则上升18%。疫情爆发之下,马来西亚政府则进一步出台优惠政策,推动了电子支付在马来西亚的普及度。在两方面的影响下,Rapyd的研究表明,疫情之下已有22%的马来西亚民众将电子支付作为首选支付方式。相比于其他东南亚国家,马来西亚的电子支付使用率高达40%,领先菲律宾、泰国、新加坡等国家。可以说,在马来西亚,电子支付已开始成为人们喜爱的支付方式。二、马来西亚政府的政策扶持与鼓励(一)马政府先后出台了多项政策支持包括电子支付行业在内的数字经济发展。2019年,马来西亚政府在《2030年共享繁荣愿景》中提出推动经济长期发展纲领性文件,明确了未来经济建设工作目标和政策。马来西亚巨额财政支持政策是对《愿景》的一个体现,显示出建设本国数字基础设施、成为东南亚一流数字经济强国的决心。马来西亚政府在《2020财政预算案》中也多次提及马来西亚发展数字经济的必要性和重要性,出台诸多扶持政策,进行专项拨款,以推动马来西亚数字经济的发展。2020年3月27日,马来西亚总理穆希丁宣布了一项总额达580亿美元的经济刺激计划,以缓解疫情对经济造成的冲击。在该份计划中,马来西亚通信和多媒体部(KKMM)和马来西亚数字经济公司(MDEC)将向马来西亚民众提供价值相当于1.38亿美元的免费互联网服务,并额外投入9200万美元,增加网络覆盖范围和能力,以保持和提升电信网络的稳定性和高质量,助力电子商务、电子支付等新兴数字经济行业的发展。(二)马政府多次动用财政资金促进“无现金社会”转型。2020年以来,马来西亚政府启动了总额4.5亿林吉特的“人民电子支付”(e-Tunai Rakyat)计划,以推广 Grab、Boost 和Touch 'n Go等供应商的电子钱包。马来西亚政府动用政府财政资金向为18岁及以上和年收入低于10万令吉的马来西亚人一次性发放30令吉“数码红包”,惠及超1500万的马来西亚民众。马来西亚通讯及多媒体部长哥宾星曾表示,数码红包计划是促进数码文化及转移至无现金社会的重要举措。通过Boost、GrabPay及“一触即通”(Touch 'n Go)电子钱包发放的数码红包,旨在加强人民购买能力,以推动消费及刺激经济增长。哥宾星强调,可持续及充满活力的数字经济将吸引更具素质的投资,及创造更高价值的职业,从而拉近收入差距,这对发挥国家经济增长潜力至关重要。2020年7月,为鼓励民众使用电子支付,马来西亚政府再次推出总价值逾7亿林吉特的“电子驱动”(ePenjana)计划,为民众发放每人50林吉特的“数码红包”,预计将有1500万人因此受惠。马政府加大电子支付的玩家准入力度。目前,马来西亚央行已批准了49家非银行机构提供电子货币服务,其中39家通过电子支付提供此类服务,10家通过银行卡或在线账户提供。为了解决电子支付行业背后与银行合作等问题,马来西亚中央银行已计划对希望在马来西亚开展传统或伊斯兰银行业务的合格申请人颁发5个数字银行牌照,2019年10月已向中国建设银行纳闽分行颁发了该国首块数字银行牌照。该行表示:将充分发挥该牌照优势,更好地为中马两国企业、项目提供配套资金及金融服务,尽快搭建完善的人民币清算服务网络,积极推进离岸人民币市场建设,探索数字银行发展模式,为马来西亚智慧政务、智慧园区等解决方案提供金融服务。将来,数字银行将为马来西亚民众提供不同的服务,包括电子钱包和传统银行产品。此外,为了弥补马来西亚数字基础设施的薄弱环节,做好电子支付等行业的基础保障工作,马来西亚政府计划通过公私合营方式投资216亿令吉,在未来5年内落实“国家光纤化和连接计划”(NFCP),推动数码基础设施建设,打造数字化的马来西亚。三、马来西亚电子支付发展的限制因素虽然政府的支持和疫情的催化推动了马来西亚电子支付行业的快速发展,不过,这一行业目前在马来西亚仍然面对以下三点短板和不足,这些短板可能成为桎梏电子支付行业在马来西亚社会得以进一步拓展和深化的因素。第一,数字基础设施不完善。微信支付在进入马来西亚市场后曾表示,在获取境外第三方支付牌照后,马来西亚基础设施的薄弱便凸显了出来。2020年3月,由于马来西亚海底电缆的故障,马来西亚经历了大面积的网络连接问题,显示出马来西亚网络基建的落后之处。由于网络基建的落后,有些地方网络速度极慢,马来西亚当地银行无法提供电子支付的系统接口,导致使用电子支付遇到阻碍时其本身方便快捷的特点完全无法展现。2020年4月,马来西亚就曾因海底电缆故障造成全国境内网速变慢,给民众的生活带来巨大的困扰。如何推动各银行间的技术改造,以达成互联互通成为马来西亚银行、商户和电子支付企业之间需要共同面对的问题。第二,电子支付行业较为分散。马来西亚电子支付行业有8家重量级电子支付机构,市场较为分散,与高度整合的中国市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行业分散虽然一定程度上呈现出马来西亚电子支付行业快速扩张和发展的积极态势,有利于避免行业被高度垄断,但是却会导致各机构之间加大竞争,不利于资源整合、确立权威和规范行业,导致电子支付产业发展虽有广度但缺深度。第三,商户和民众接受程度不高。对于政府的官方推动和数码红包等红利的放出,马来西亚民众看似接受了这一新潮的支付方式,但实际上整体的接受程度仍有待提高。一方面,许多商户和民众仍未熟悉电子支付的实际好处,对使用电子钱包仍有顾虑和错误印象。根据媒体报道,有部分民众认为将钱存放在电子钱包内后,提供电子支付服务的公司就能随意动用这笔钱,进行投资或扩张等。这样的认知导致了电子支付行业普及的困难。如何转变民众的思维,提高对电子支付的正确认识成为摆在政府面前的挑战。马来西亚电子商务总会总会长拿督翁俊杰也认为马来西亚商家注重稳定收款方式以及交易安全措施,但因为政府缺乏更多主动性政策和有效的推广,导致商家没有信心使用电子钱包系统去收款。此外,马来西亚国内普遍的信用卡和借记卡,以及近几年“payWave”感应式支付技术的推出,让民众无法感受到电子支付最大的“方便”和“安全”这两个特点。另一方面,城乡地区对电子支付接受度的差异较大。由于网络等设施的差异,电子支付在马来西亚农村地区的接受程度明显不如城市。除了城市地区,如吉隆坡和巴生谷一带之外,其他地区的商家和消费者对于电子钱包的接受度有限。缺乏权威性的电子支付平台和电子支付技术的不过关,导致消费者在消费时必须要以现金和电子支付交替使用,用户体验较差。这些情况都造成消费者和商家对使用电子钱包的习惯尚未建立,接受度和普及度仍需提高。四、中资企业参与马来西亚电子支付行业的建议中国的支付宝和微信支付较早进入了马来西亚市场,但多年来在马来西亚的行业占有率和用户接受度都不及中国市场的表现,投入与回报不成正比。这中间既有中国企业产品形态的问题,也有当地文化、经济形态和用户观念等因素的影响。面对马来西亚电子支付发展的蓝海,作为全球电子支付的领军国家,尽管正面发展乏力,中国企业仍然可以通过以下两个方面的合作,参与马来西亚电子支付市场的建设。第一,以技术和管理优势与马来西亚当地合作伙伴建立合资企业。由于电子支付涉及资金往来、银行等较为敏感的领域,马来西亚政府和民众对外国企业进入本土市场一直较为警惕。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中国电子支付企业强行在马来西亚进行推广,一方面会遭到政府的封禁,另一方面也会引起民众的反感,不仅不利于拓展市场份额,反而会破坏中国电子支付企业在海外的形象和声誉。此前,支付宝、微信支付等中国电子支付领军企业进入马来西亚市场后便遭遇了“水土不服”的现象。对此,中国电子支付企业可以“另辟蹊径”,转而与马来西亚本土电子支付企业进行技术和服务体验方面的合作,分享自身先进的平台构建、用户体验、安全保障等方面的经验,助力马来西亚本土电子支付行业的发展。此前,支付宝已经与马来西亚TNG等电子支付企业展开合作,提供了大量一手的中国本土经验和案例,帮助TNG等企业在马来西亚市场进行推广。由于马来西亚电子支付企业数量众多,中国电子支付相关企业可以效仿这一模式,通过技术入股、合作和支持等方式,进入马来西亚电子支付市场,推动马来西亚电子支付领域标准的树立和统一,在其背后打上“中国烙印”。同时,中国电子支付企业也应分享初期在中国推广电子支付应用的经验,帮助马来西亚当地企业对电子支付进行更为全面和有效的宣传,创造更多的使用场景凸显电子支付的特点,以此培养马来西亚消费者对电子支付的正确认识,从而达到推广电子支付的最终目的。第二,帮助马来西亚建设好数字基础设施。此前,为了促进数字经济的发展,马来西亚政府计划拨出216亿林吉特发展“国家光纤化和连接计划”(NFCP),以及提升网络水平,扩大“数字马来西亚”(Digital Malaysia)的基础设施建设。为此,马来西亚政府已对华为公司抛去橄榄枝,希望华为可以帮助马来西亚进行5G的推广和发展。马来西亚政府表示希望在今年第三季度推出5G商业服务,成为东南亚最早一批推出5G网络的国家,由此也可以看出马来西亚对华为的信任。马来西亚通讯部长表示,5G技术对马来西亚经济是当务之急,因为这项技术有能力提振国家经济。目前,政府已确定九个5G技术重点领域,包括农业、教育、娱乐、保健、制造、石油及天然气、智能城市、智能交通及旅游。根据马来西亚经济研究院(MIER)的研究,马来西亚应该增加通讯基础设施的投资,以达到高收入国家的目标。因此,中资企业可借助马政府的上述政策,积极参与马来西亚数字网络基建工程投标,夯实包括电子支付在内的数字经济行业发展的基础。 (作者:孔金磊,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博士研究生,东南亚数字经济联合课题组成员。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北京大学区域与国别研究院立场无关,文责自负。引用、转载请标明作者信息及文章出处。)新闻推荐电竞纳入就业统计指标背后:培训机构鱼龙混杂 高薪只是少数中新经纬客户端7月10日消息,毕业生小邓痴迷电竞,学业之余,小邓有两年的时间不是在电竞比赛中,就是奔波在各种比赛的路上。他...长春去哪里看白癜风
长春哪里的白癜风医院好
长春白癜风治疗医院
长春看白癜风去哪里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