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

玄天战尊 680.第六八百十章血的代价

2020-01-16 22:25:2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玄天战尊 680.第六八百十章血的代价

冰冷的声音之中,充满了寒意,似有着一股无上的威严弥漫开来,让人不容置疑。

大厅中的气氛似乎被那股寒意所凝固,所有人修者都屏住了呼吸,满脸错愕的向着厅外瞅去。

“这声音,这口气,好生熟悉,难道是…?”韩子萱伸着脖子,盯着紧闭的厅门,眼波流转,似有所思,嘴间呢喃道,”若是他,或许一切可迎刃而解,可是他怎么会来此了?”

“他现在应该在天南战域之中啊!”韩子萱将那激动的心情压制下去,苦涩一笑道,“若是他没有死,此刻也该去了月宫之中了,以后或许他知道了此事会为我们报仇吧!”

“不是他?那是谁?”旁边的韩锦安满心疑惑,反问道。

“这…!”韩子萱一时语塞,他们韩家也就只有这么几个实力尚可的修者,能说出这般气势话语的人,可就这么两人啊!

咯吱!

紧闭的厅门被缓缓推荐,木门的摩擦之声刺耳般传入耳际。

呼!

在此刻,大厅之中,韩家和林家的修者眼睛眨也不眨的将那大门给盯着,仿佛整颗心都被提到了嗓子眼里,紧张之色溢于言表!

“会是谁了?”林笙抿了抿嘴唇,身子有着不安的在椅子上微微挪动,以掩饰着心中的紧张之色,那有些颤抖的身子,却是让人一眼就可以看出他现在的惊骇。

那青年声音之中,那股无上的气势,已经让他们这些真武修者,心寒胆战。

呼!

紧闭的厅门终于是被推开,一道刺眼的光线折射而下,众人不由眯了眯眼睛,手心之中,有着汗水溢出。

迭哒!

轻缓的脚步声随着大门的开启传出,旋即一个身穿锦衣的青年,便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之中。

青年身形挺拔,一张俊逸的脸庞之上,似有着寒霜弥漫,一丝杀意隐露,剑眉之下,一双漆黑的眸子,仿若那浩瀚星海,让人看不清边际。

依稀可以看出,青年眉宇之中,有着一丝沧桑的印记,略带着一丝冷漠,似看多了生命消失,对于一切都看得极淡。

不难想象,在此人眼中,生命或许已经变成了蝼蚁,随手捏杀却不会有着一丝动容。

“这人是谁?”

望着这徒然出现的青年,林笙等人如坠冰窟,寒意骤升,似有着一股死亡的气息缭绕在身。

“他是…!”韩鹰等人紧盯着那缓缓迈入大厅中的青年,眉头一弯,那紧握着椅子臂的手掌,徒然出现抖动,呢喃道,“他莫非真是……?

“你是宇儿!”韩子萱眼角也是忍不住一阵抽动,在细细的打量了一下,那青年之后,豁然起身,有些颤音的说道。

“宇儿,你是宇儿!”韩锦安猛然起身,激动不已,眼眸之中有着泪花闪烁,若说先前凭借那声音语气,他可以猜到一二,却不敢确定,此时瞧得这青年,虽然模样有些变化,当年稚气已经退去,可是轮廓依旧,与之当年的模样对照,此人不是韩宇是谁?

“姑姑,大伯,宇儿来晚了!”望着那真情流露的亲人,韩宇心神一颤,只觉体内有着一股暖流流进心田,将之紧紧缭绕,似有着一丝幸福之感悄然滋生。

“你果然是宇儿!”韩子萱眼眶之中泪花终于是忍不住夺眶而出,有些颤抖的身躯迈步而出,向着大厅中的青年快步走去,“快,让姑姑看看你。”

“果然是宇儿!”韩锦安也是激动不已,连忙快步而去。

“宇少,没有想到宇少竟然回来了,他没有死!”大厅右侧,韩鹰等人也是满脸激动的站立起身,向着厅中青年簇拥而起。

众人那几十年未曾有着泪花闪烁的眸子中,在此刻,竟然激动得有着泪水溢出!

“两年多没见,你长高了,也多了几分沧桑,想必在外面受了不少苦吧!”韩子萱轻抚着青年的脸颊,唏嘘道。

“我一切都好。”韩宇深深吸了口气,努力不让自己流下激动的泪珠,眸光一转,说道,“我父亲了?”

“你父亲?”韩子萱微微一愣,旋即玉手垂落,说道,“三哥,他在去年就已经离开了韩家。”

“离开了?”韩宇眸露迷离,呢喃道,“他怎么会离开了?”

“你回来就好,此事容我们往后在慢慢告知你。”韩子萱平复了下激动的心情,旋即玉脸之上,一重寒霜缭绕,眼角的余光,不由瞅了一眼,端坐在大厅左侧,正局促不安的林家修者。

“我这次来,一定会将这些祸患彻底清除在走。”韩宇眸光一转,眸子之中,杀意隐露,那掷地有声的话语,让得林笙等人身形一颤,眸露惊骇。

“这家伙,正是那韩宇么?他不是被炼尘宗的修者杀死了么?”林家修者,望着那徒然出现的青年,只觉一切都是那么的不可思议,好像身处幻境。

“阁下,想必就算林家的掌权者吧!”韩宇眸光如刀,似可杀人于无形,冰冷的话语落下,一股无形的气势蔓延开来,让人不容抗拒。

“在下,不,我正是林家的当家的林笙。”林笙心神一颤,全身瘫软无力,满脸惶恐的应道。

“适才,就是你想要我韩家的产业?”韩宇眉头一扬,说道。

“这…韩公子误会了,小人只是想略尽绵薄之力帮韩家接管下产业替韩宇收留遗孀,以后将韩家后辈子弟抚养成人后,在将之交给他们。”林笙惶恐不已,当下心思电转,低声下气的说道。

“那我还该感谢你的好心了?”韩宇眸光一凝,说道。

“不敢,能为韩家尽力,是小人应该的,哪敢贪图什么啊!”林笙冷汗淋漓,噤若寒蝉的说道。

在这青年的气势之下,林笙只觉自己犹如蝼蚁,连动弹之力都没有,似乎对方只要一个念头,就可取他性命!

“宇少,你别信他所言,自从海家放出风声说海氏宗族的奥义修者将亲自对我韩家出手,景阳城各方势力,就立刻与我划清界限,若不是忌惮四小姐,他们早就已经强行夺取了。”韩鹰等人冷冷的瞅了一眼,林家的修者,说道。

“他们这点小把戏,我自然清楚。”韩宇耸了耸肩,说道。

这林家来此,口头上说得好听,替韩家秘密收养一些未曾在外界露面的幼年子弟将之抚养成人,可谁都知道,这不过是说辞罢了,海氏宗族岂会容忍韩家的血脉活着?

“韩公子,你别误会了,我们真恶意啊!”林笙脸庞抽搐,连忙解说道,“我可以发誓,若是我对韩家有半点不轨之心,就让我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林笙说得铿锵有力,一副信誓旦旦的模样,那无辜的神情,极为逼真。

“韩公子,我们都可以发誓!”林家的其他修者脸色变换纷纷附和。

“韩宇哥,你可别信他们!”韩山及韩斌山前两步说道,“他们来此之时气势汹汹,可不像来帮忙的。”

“这…!”林笙等人一时语塞,后悔不已,说道,“韩公子,你大人大量,就饶了我们吧,以后我们在也不敢了。”

“此次海氏宗族来袭,我们也是想趁此捞点好处罢了,不然这些东西也会被别人分食的啊!”

林家的修者后悔不已,本来以为韩家必倒,他们庞大的产业定然将成为各方势力争夺的对象,至于海氏宗族已经今非昔比,自己的产业都人手不够,难以支撑。

海氏宗族的人就算灭了韩家也不会插手此间的产业,若此次能获得一些韩家的产业,景阳城的那些势力,他们还是有着应付之力,不想此次韩宇杀来,完全出乎了他们的预料。

“我曾经说过,但凡敢犯我韩家的人,必将为此付出代价,可是你们便没有将之放在心上,我想这次也该让你们知道,我韩宇说出的话,不容撼动!”韩宇话语冷淡,眸光无情的扫视着林家修者,一字一句的说道,“若有人敢犯,必死!”

冰冷的话语自青年口中传出,整个大厅之中似乎都蒙上了一重无形的压抑气氛,当那个死自吐出后,林笙等人面如死灰,眼眸之中尽是绝望。

“呼!”

见到韩宇话语冷漠,毋庸置疑,韩子萱等人都是不由舒了口气,这青年还是和以前一样果决,如此他们也没有什么好担忧了!

“在死之前,我在奉劝你们一句,下辈子可要记住,有些事情在做之前可要考虑一切不利的后果!”韩宇眸露冷意,旋即神识一动,磅礴的精力波动,便向着林家六位修者倾覆而下。

“不要啊!”

磅礴的精力波动弥漫开来,让人心寒胆战,林家的修者纷纷惊呼!

呼!

两个距离大厅门前较近的修者,不待韩宇动手,身形就已经掠出,可在精力弥漫下,他们心神一颤,脚步徒然停滞了下来,一个个满脸惶恐的将厅中的青年盯着,犹如看到九幽煞星!

“宇少的修为竟然精进至此,这该是何等境界啊!”见到林家几位修者,在韩宇精力波动之下,身形犹如被凝固,无法动弹,韩家的修者都是露出满脸惊诧,与此同时眉宇间一丝舒心的笑意也是随之蔓延开来。

“这次我们韩家有救了!”

“刷!”

韩宇神识一动,磅礴的精力波动便侵入林家几位修者泥丸宫将之心神震溃,有五名修者立即气绝。

“咚!”

林家几位修者身无伤痕,却在满脸惶恐之中,就此气绝摔落余地,如此诡异的一幕,让厅中所有人为之惊骇。

韩宇依然留着林家一位修者没有杀,此人望着几位瞬息气绝的族人,惊骇得屁滚尿流,正满脸惊恐的将面前那犹如死神给紧紧的盯着,心头呢喃道,“他还是人么?”

京都儿童医院口腔科好吗
济南华夏医院专家号
贵阳最好的癫痫治疗
癫痫病治疗医院韶关哪家好
郑州治疗白癜风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