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

三大运营商高层再换岗电信业格局暗藏玄机

2019-12-11 06:15:3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三大运营商高层再换岗 电信业格局暗藏玄机

经济观察报 杨阳 金锐 8月24日上午,中组部正式宣布中国移动[微博]董事长奚国华退休,由工信部副部长尚冰接任,中国电信[微博]董事长王晓初转任中国联通董事长,中国联通[微博]董事长常小兵转任中国电信董事长。

业界对接下来的运营商整合仍感云里雾里:一种说法是,这是为了接下来联通和电信合并做准备,让他们互相熟悉业务;而另一种说法则是,王晓初在三家运营商都已经工作了个遍,根本不需要熟悉业务。

一位支持联通和电信合并一说的中移动前员工认为,高通[微博]早已放弃了CDMA2000的技术演进,因此中国电信没有什么好坚持下去的了,联通和电信合并后可以“对抗”中国移动,至少以40%的市场份额来较量中移动60%的巨量身躯;而一位电信合作伙伴作为“反对者”则认为,这显然不是合并的理由,即便合并,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手上的移动用户也实在太少,反观中移动的TD用户,已经再次占据垄断地位,两者的合并没有意义。

显然,现在正处在一个微妙的时间点上:三大运营商将何去何从?监管部门如何去中移动的垄断化?面对一个业绩“不那么理想”的联通和一个似乎刚刚找到方向的中国电信,人们的目光更多地聚焦在了王晓初身上——到了联通,他能否重整河山?

业绩天花板

随着OTT的强势崛起,中国电信运营商行业十年的黄金发展期已经在2014年显现了垂暮。三大运营商业务能力明显走弱。

业绩触及天花板是三大运营商目前最大的困扰:2013年,中国电信实现营业收入达到3216亿元,同比增长13.6%,移动服务收入1138亿元,同比增长23%。但是到了2014年,中国电信实现营业经营收入为3243.94亿元,同比只增长了0.9%;移动服务收入1203亿元,同比仅增长约6%;固业务收入为1727.83亿元,较2013年仅增长1.4%。

而联通更惨:2013年中国联通实现营业收入2950.4亿元,同比增长18.5%,其中服务收入2385.7亿元

,同比增长13.5%。净利润达104.1亿元,同比增长46.7%。而2014年中国联通的收入反而降低到了2885.7亿元,同比降低5%;全年服务收入为人民币2,448.8亿元,同比增长仅2.6%。

一位OTT运营商透露,其实联通错失了最好的机会,那一年苹果4跟联通先合作的时候,确实拉动了不少人抛弃了中移动的139号码而加入了联通的186阵营,但联通却没能抓住3G的机会并将之延续到4G时代,例如联通在4G时代混合组就比较晚,而现在中移动的TD已经基本上占据了4G的绝大部分市场。

而到了2015年上半年,三大运营商在利润上也开始出现了问题。根据公开财报显示,中国联通上半年,实现净利润69.9亿元,同比增长4.5%,是三大运营商中唯一业绩上涨的,而中国移动和中国电信的盈利水平均有所下降:中国电信上半年,实现净利润109.8亿元,同比下降4%;中移动上半年实现净利润 573亿元,同比下滑0.8%。

当然,业绩的下滑与国家的“营改增”政策也有绝对关系——三家运营商要交的增值税从此前的3%一下飙升到了6%—11%。

中国联通在公告中称,由于“营改增”及公司营销模式转型的影响,上半年服务收入为1202.7亿元,同比下降5.3%。中国电信表示,自2014年6月“营改增”政策在电信行业试点以来,公司一直努力转变发展及营销模式,加强成本管控、采购和供货商税务资质管理,持续优化收入结构,相关月均负面影响已经有所趋缓。未来随着试点行业的不断扩大,预计公司可获得更多进项增值税抵扣,有利于利润的提升。

失衡的棋局

不可否认,未来一定是4G的天下,而4G上,中国移动已经占据了绝对优势地位。

你不能怪中国移动筹谋已久,早在3G牌照发放前夕,中国移动电信研究院一位内部人士就对经济观察报透露,中移动那时就已经开始了研究4G技术。

到了今天,中移动在4G用户指标上已经遥遥领先:中国移动上半年净增9960万户,截至6月底,4G用户达到1.9亿户,在总用户占比中达到23%。相比之下,中国电信上半年4G用户数净增约2200万户,累计约2900万户,连中移动4G用户的零头都不到。中国联通并没有公布单独的4G用户数,只是说上半年的移动宽带用户累计净增868万户。

而在4G用户数上的失衡,显然是三家移动运营商继续上演“一主二仆”的根源。而就在这个时候,工信部牵头力促提速降费年底资费水平将下降30%——但这似乎给三大运营商提出了一个无法破解的难题,由于三家运营商都是国资背景,其首要任务就是国有资产的保值增值,因此其实电信和联通也不可能发生真正的大规模价格战或通过资费大幅降价来快速获取用户,与中移动在市场上“真刀真枪”地竞争。

当然,监管部门为了打破电信运营商的霸主地位以及中移动的强势份额已经做了很多努力,例如去年开始尝试过的虚拟运营商计划,但看起来也并不顺利。

虚拟运营商从三大基础运营商处采购流量等服务,但由于电信运营商害怕自己的利益受到损失,他们给虚拟运营商的服务大打折扣:最初甚至出现流量采购价格倒挂、制卡速度缓慢的问题。

当时一位虚拟运营商老总曾透露,基础运营商有自己的电信络,随着用户的增长,成本越摊越薄,甚至趋向为零。但是虚拟运营商从基础运营商拿到的是固定的批发价格,成本已经被锁定,这个批发价又十分不具竞争力,发展多少用户成本也不降。且三大运营商有财力、物力和人力方面的巨大实力,因此价格战虚拟运营商丝毫占不了便宜,开展业务非常痛苦。

一个令人感到无法理解的地方在于,由于三家运营商都是国资背景,其首要任务就是国有资产的保值增值,因此不可能发生真正的大规模价格战或资费大幅降价来快速获取用户。而如果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试图要通过合并来“对抗”巨无霸中移动的话,中联通和中电信就要双双强大起来。

目前唯一能够确认的是:中移动、中联通和中电信都将迎来各自的新掌门。而一个非常微妙的现象是,业界的关注点很多都集中在王晓初身上。王晓初是否会套用中国电信的方式来带领联通走出泥沼?

就目前看来,王晓初在中国电信的做法确实给业界树立了一个改革的榜样。

王晓初在电信的玩法

8月19日中国电信公布的2015年上半年财报成了王晓初担任该公司董事长兼CEO的最后一份成绩单。

在三大电信运营商整体状况不那么理想的背景下,中国电信还是有些数字可圈可点:例如经营收入达到1649.53亿元,其中服务收入为1470.22亿元,优于行业平均增幅。此外,有限宽带用户数达到1.1亿户,比去年底净增261万户。

其实早在2012年王晓初就提出,传统通信运营企业要想转变商业模式,在互联业务上有所作为,必须突破现有单一股权机制弊端,真正植入互联基因

,建立更加市场化的机制体制。概括地说,王晓初就是在电信内部实施“划小单位”,对外为了对抗OTT的侵蚀,则与易联手搞了易信。

2014年,中国电信率先在央企中推进企业全面深化改革,其中在基础业务领域的改革重点就是推进“划小承包”与“倒三角服务支撑体系”——如果引用一位接近中国电信的人士的形容,这就好比中国在八十年代初期搞的“农村经营承包制”。

王晓初搞的“划小核算单元”就像是在每个营业部选出小CEO,主动权掌握在他们自己手上,自给自足充分发挥员工的干劲,权力下放,不仅提高了办公效率,还空前提高了电信基层管理者的积极性。

划小承包后,上级部门给“小CEO们”的考核主要就是营业收入。而“小CEO”有了权力后,各一线单位就有了独立的事务处置权、销售组织权等;中国电信的高层则是给“小CEO”们提供职业发展和物质激励方面的优厚政策,进一步释放了基层一线的发展活力,实现了基层一线从“要我干”变成“我要干”的转变。

根据中国电信2015年上半年报,中国电信转型的结果是,小承包制造就了3万个小CEO。

在1650亿元总收入中,新兴收入同比增长近21%,占服务收入比重大约34%,比去年同期则提高了6%——王晓初对此的评论是“业务结构持续快速优化”。

此外,中国电信对外则是与易联合,用易信对抗。但那时候的社交平台早已被、占了先机

,易信只能在夹缝中求生存。而幸好借着中国电信和易的根基,易信仅用了11个月就突破了1亿用户。当然,王晓初还力推聚焦重点业务加速规模发展。

例如,在王晓初的带领下,中国电信充分利用铁塔共享,高效建设4G络,为4G发展赢得宝贵时间,并且有效节省了投资。在服务种类上,还推出了视频、购物、安全等4G和入门机。

那么,一旦王晓初“空降”到中国联通后,他会怎样整顿那个内心十分沧桑的联通?一个最引起业界关注的话题无非是:中国运营商格局是否会改变?

此前一直传出电信、联通两家公司合并来对抗中国移动这家巨无霸航空母舰,正所谓空穴不来风。然而合并真的有用么?

其实,早在几年前就有专家建议,中国最好只有一张基础电信络,由国家掌控这个底层络,放开经营权,三家运营商可以在这个基础上租用路和带宽,然后各自制定方案获取并经营自己的用户。

但由于种种原因,国家在标准上照顾了多方因素,才最后形成了三种不同标准的4G络。而为了打破无法撼动的中移动霸主地位,国家甚至也曾经做过多次努力,后来尝试过“铁塔公司”和虚拟运营商。

但据了解,铁塔公司的业务要想帮助中国电信业能够转型也是一件非常艰巨和遥不可及的事,而虚拟运营商又由于与三大运营商存在直接竞争关系而很实现难真正意义上的任何“异动”。

或许,未来的中国电信业也会发起各种并购和投资,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也可以通过资本的方式来解决各种市场上无法解决的不平衡。

张家口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雅安白癜风治疗费用
癫痫病治疗扬州哪家医院好
中山市东凤医院
安徽哪家医院治疗男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