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掀起变革的魔法师 一百七十二章 变成一只乌鸦

2020-01-09 01:47:1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掀起变革的魔法师 一百七十二章 变成一只乌鸦

“滋滋——”

一颗闪烁纠缠着雷电的雷球从艾伦双手中滋生而出,闪耀间,被他按入身下压着的蜥蜴眼部,作呕的焦糊味飘出,随着一阵猛烈挣扎,蜥蜴最终安静了下来。

“呼——”

起身,看着周围战场,艾伦呼出一口气。

一眼望去,遍地的蜥蜴尸体凌乱分布在这块曾经安静无比的营地内,各式各样的死法让它们死后的模样千奇百怪,有的浑身焦黑,有的被长剑割裂要害,有的被冻的表皮发黑,有的浑身上下一点伤痕都没有——最后这个魔法星弹所造成的,外表看不出来,内伤很严重。

经过一阵不长不短的交战,这块地方的蜥蜴终于被他清理了个干净。

期间也不只用魔法,最后他还是忍不住用哈士奇砸死了几只,这倒不是他累了或者魔力消耗了什么,而是实在瞅悠闲的哈士奇不顺眼。

其实对付这种低矮生物,用哈士奇砸并不是一个很好的选择,因为这代表着他必须得稍微弯腰,不然够不着它们。

曾经那头大蜥蜴倒是能够得着,但当时艾伦偏偏选择了用自己的实力对抗,结果弄得狼狈不已,现在想想还真是个错误的决定。

“所以说得意时并不能忘形,不然会受到教训的。”

低头看了眼自己手指上戴着的那枚银光戒指,上面已经遍及裂痕,艾伦抿了抿嘴,有点心疼。

曾经珍贵无比的白色馈赠就这么在他的大意之下快要使用完毕了,这实在很浪费,没用到正地方,超出他预料之外。

“防护法术挺好用的。”

叹着气,艾伦总结了一下自己这次战斗的一些缺点和不足,然后暗暗把这些缺陷都牢记在心底,争取下次不能再犯。

天空中的哈士奇仍旧漂浮在他头顶晃荡着,那恢复过来的悠闲的姿态看的艾伦眼皮直跳,一种恶作剧它的心思复又从脑海中出现。

不过现在不是干这事的时候,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办,那就是——飞上去。

“希望能成功!”

暗暗给自己打了打气,艾伦开始了准备行动。

首先从馈赠记忆中得知,使用翼之视察者后全身上下的衣服是没办法跟着变化的,所以他对此必须要有所准备。

此时他浑身穿着暗灰色贴身皮甲,脚下同样是灰色的皮靴,除了这两个没什么可说的。

主要就是这两件,

一件是珍贵无比的沙莽皮甲,一件是更加珍贵的蓝色物品,这两件东西可不能丢弃,不然他损失就大了。

扫视了一圈周围,再仔细聆听了一会,确认这个地方暂时没有危险后,艾伦来到自己曾经亲手布置的小屋内开始脱起了衣服。

皮甲下面是一身内衬,这内衬他并不准备脱掉,不然就变成裸奔了,虽说没有人会见到,但艾伦自己却感觉很别扭,再加上内衬不值多少钱,他丢弃后也不会舍不得。

把随身物品脱掉放好打了个包,然后不理会哈士奇的,把这包袱系在哈士奇身上,同时,一根由斗篷布条所粗制而成的绳索一端连接哈士奇,另一端同样系在了艾伦的大腿上。

变鸟后如果顺利的话是不会再回来的,所以他自然不能把哈士奇丢弃在这里,尽管有点烦人,但哈士奇怎么说也和他患难与共了很多次,不可能就这么放弃它。

更何况,自己那珍贵无比的兽人辅魂都已经被哈士奇用掉了,不带它走简直太浪费。

“待会我飞起来的时候,你要配合一些,别把自己弄的太重!”

艾伦叮嘱似得和哈士奇嘀咕着,哈士奇则瞪大双眼,呜咽着回应——

艾伦怕它乱叫,所以并没有放开它嘴巴的束缚。

哈士奇是可以控制自己体重的,所以艾伦才这么说,轻的时候就像氢气球一样,可以漂浮在半空,重的时候却能像是一条实体狗,艾伦拽着它后腿打怪的时候就是那种状态。

不过哈士奇好像并不能控制自己这个能力,因为它只有在艾伦摸它的时候变重,不接触它就会变轻,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把全部物品脱下来后打包系牢在哈士奇身上,然后想了想,复又从包裹中拿出那瓶法力药水,扒开瓶塞灌入口中。

变成鸟后,再喝这药水可不是很轻松了,所以他要趁着现在还是人身的时候喝下去。

也不用怕在魔力满状态时喝下有无效果,这药水是持续性的,喝下去会持续滋养艾伦脑海中的魔力

,哈士奇不断呜咽着,似乎在嘀嘀咕咕着什么一样。

远处一阵阵奇怪声响从未知的昏暗之地传来,如飞蛾拍打玻璃瓶的声音似乎很耳熟,然而哈士奇的忘性很大,并没有记起这声音到底是什么,它现在只知道,有东西再靠近这里!

所以它因此而紧张了好多,划动的四肢也一阵加快,嘴巴凑近地面上的鼓包,似乎想要拱拱他。

然后就在它的黑色鼻尖将要靠近鼓包的时候,一阵难听的“嘎嘎”声突然从中出现!

“呜呜呜呜——!”

这破锣嗓子似得声音出现的太突然了,哈士奇吓得忙在半空后退了一段距离,然后瞪大双眼看着已经开始躁动的鼓包。

似乎找不到出口在哪,鼓包内的生物犹如无头苍蝇一般四处乱撞着,于白色内衬内不断奔走,半天也没见它走出来。

因为那丝联系,哈士奇对于这生物已经并不是那么惧怕了,见自家“主子”出不来,它小心翼翼的凑上前去,用爪子扒拉开内衬的衣领,然后正想用眼睛凑上去瞅瞅里面到底啥东西,一阵黑色影子徒然袭来!

“唔——”

哈士奇忙蹬腿后退,千钧一发的躲过了这道“攻击”,然后它瞧着这鼓包靠近内衬衣领,神色不满的开始呜咽了起来,但刚开始就戛然而止,

因为他的主人,此时已经从内衬里走了出来——

那是一只油光发亮的黑毛乌鸦,成年人巴掌大小,此时它正歪着头,漆黑的眼睛瞪着哈士奇,目光好奇,好像不太认识它了...

安新县医院预约挂号
安徽人口职业学院附属医院预约挂号
内蒙古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私密紧致修复治疗仪器
运城哪所医院能治癫痫病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