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骨肉分离三年女儿喊爸爸坏叔叔

2019-09-13 04:37:0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 骨肉分离三年 女儿喊爸爸坏叔叔 17:54:56

  骨肉分离三年 女儿喊爸爸“坏叔叔”(亲贝配图)

  2008年4月29日,黄石人洪涛年仅两岁多的女儿被人从家中拐走,这些年来,他举债全国各地寻女未果。

  今年8月10日,一条好消息传来,他失踪三年的女儿洪梦媛,经DNA比对,在广东中山市被发现。

  3年多,一千多个日日夜夜,昨日女儿再一次与洪涛相见时,已完全不认识他,甚至非常排斥。

  昨日,洪涛一直试着与女儿相处,培养感情,预计今天就会将女儿带回黄石老家。

  期盼: 见面前一夜未眠

  洪涛脸色黑红,身上的衣服甚至都没来得及换。

  前晚,连夜赶到中山后,因为时间太晚,他未能见到朝思暮想的女儿,尽管,一别三年的女儿就近在咫尺。

  晚上,他接待了来自广东省内的几批,不厌其烦地讲述这三年来的寻女经历,以及现在的兴奋之情。

  接待完已是深夜,想到第二天就要见到女儿,他一晚上都没能睡着。脑海中,一直浮现的都是女儿3年前的样子。“这么多年没见,也不知道孩子变成了什么样了,还能不能认识我。”

  到凌晨时,只是迷糊了一下,就到了天亮。

  早上匆匆吃过早饭后,他就赶往中山市小榄镇去见女儿。

  相见: 女儿哭着将他推开

  中山市小榄镇,是全国百强镇,洪梦媛被拐后,一直生活在这里。

  昨日上午,洪涛一行早早就赶到了小榄镇公安分局,一直焦急等待着女儿的到来。

  直到上午11点多,当地民警才将“洪梦媛”从当地一户人家家中带了过来。见到女儿的一瞬间,洪涛未语泪先流,3年多来,寻子的辛酸,在这一刻奔涌而出。

  见到这么多的陌生人,和持长枪短炮的,小梦媛被吓得大哭起来。她始终紧紧抱着熟悉的民警不肯松手。

  见到洪涛时,孩子对他没有一点印象,当民警将孩子送到他的怀里时,孩子哭得更厉害了。双手使劲地推开洪涛,然后,挣脱着,要找那个熟悉的民警。

  洪涛紧紧抱着女儿,始终无话,只是流泪。见孩子哭得嗓子都哑了,民警只得再次将孩子接过来抱着。

  相认: 眉角的那颗痣还在

  女儿还是那个圆乎乎的小脸,只是,个子变高了,瘦了许多。

  当天的小梦媛显然是经家人精心打扮过的,穿着红蓝白相间的棉质短裙,黄色短裤,搭配一双红色的小凉鞋。洋气的波波头,柔顺地垂下,衬得圆圆的脸蛋更加可爱。

  尽管此前,小梦媛已经过了公安部门的DNA比对,但是,看到眼前的孩子,洪涛还是一眼就认出,这就是自己失踪3年的女儿,“除了长大了,几乎没变。”

  此前,在寻女过程中,洪涛夫妇俩曾无数次地回忆,女儿的身上到底有什么很明显的特征。但是,除了左边眉角的一颗小黑痣之外,几乎没有太明显的特征。

  见到女儿后,洪涛在不经意间,拨开孩子的头发,看到了那颗并不太明显的小黑痣,“长大了一点。”

  隔阂: 女儿喊他“坏叔叔”

  孩子一直对洪涛怀有戒备之心。在旁人面前,孩子一直称呼洪涛为“坏叔叔”。她好像已经知道,洪涛要带她走。

  在中山生活了三年,孩子已将自己曾经会说的黄石话都忘记了,说着一口流利的粤语。

  刚刚见面时,孩子和洪涛几乎不说一句话,对他只有无尽的恐惧感, “在她的眼中,我好像是个坏人了。”尽管如此,洪涛还是开心。

  昨日下午,在当地警方的帮助下,洪涛将女儿从小榄镇带到了中山市区,“如果不是和警察一起,孩子肯定不会跟我一起走。”

  很长一段时间,孩子一直哭闹着,要回去找自己的“爸爸妈妈”。

  后来,在其他人的建议之下,洪涛带着孩子到中山市最繁华的步行街逛了几个小时,带孩子到附近的超市,去买她喜欢的东西。

  渐渐地,两人开始有了一些亲近,“她只是要玩什么东西的时候,就拉着我。”但是,在这过程中,孩子始终没有称呼他。洪涛清楚,这并不是孩子就认他了。

  期间,洪涛曾试着对孩子提出,要带她回黄石。遭到了孩子极大的反感甚至抵触。提得多了,孩子甚至很天真地想了一个办法,让洪涛也跟她一起留在小榄不走了。

  昨天,洪涛一直克制,不向孩子提自己的身份,也不去讲孩子有可能有记忆的那些事情。

  疑虑: 回家的路不会太顺

  昨天下午,小梦媛一直在警方的陪同下,呆在酒店的房间里。孩子逐渐放松了警惕,恢复了活泼天真的天性。洪涛笑了,“这就是她从前的样子。”

  在酒店的床上,孩子跳上跳下,和周围的人玩耍,一旦看到洪涛走近,就会立马变得安静起来,将头埋在枕头底下。期间,洪涛的哥哥也曾尝试着巧妙地提出要带孩子走,但孩子一直没有正面回答。

  注意到,即便是玩得再开心,孩子还是会无意间提到要回小榄,去找自己的“爸爸妈妈”。

  这些困难,目前都在洪涛的预料之中,但似乎他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先相处一晚上,培养一下感情。”洪涛甚至希望孩子玩累了,睡着了,就不会再想回家的事情。

  不知是谁告诉她的,孩子对黄石的印象似乎并不太好,总是嚷着“我不想到山上去。”

  尽管如此,洪涛还是决定,无论如何,会在今天把孩子带回家。

  沟通

  收养小梦媛的是个富人家,对她一直不错,洪涛说

  也许以后两家可以做亲戚

  据了解,收养小梦媛的是当地一个霍姓富裕人家,目前,孩子在当地最好的幼儿园上学。

  知情人士透露,孩子的养父母今年40多岁,婚后一直无子。后来,听一位好友说,有一个被人抛弃的孩子,他们就收养了。这个所谓的被人抛弃的孩子,就是当年被拐走的洪梦媛。

  孩子一直挂念自己的养父母,洪涛并没有不开心,在他看来,这是因为养父母对孩子好,才会让孩子如此亲近,“说明这些年,孩子并没有受苦。”

  据警方介绍,养父母确实对这个孩子宠爱有加。

  在与孩子的交谈中,大概了解了她在养父母家的生活情况。养母对她很好,经常给她买好玩的东西,家里有好几个芭比娃娃。而养父因为工作原因,对孩子管得较少,因此,孩子更喜欢养母。

  昨晚洪涛与小梦媛的养父母一直单独深聊到深夜。几次打他的,接通后,都能听到那头笑声不断。洪涛说,梦媛的养父母对孩子一直很好,而且,他们到底是如何得到孩子的,目前也尚无定论,“因此,对他们也谈不上恨。”这次离别,对方十分伤心。“如果有可能,以后我们家和他们家可以做亲戚。”

  尽管洪涛清楚,孩子在中山的生活条件比在黄石要好很多,但他坚信,被拐卖会成为孩子永远的痛,“终有一天她会知道的。”他认为,生身父母和养父母还是会有本质的区别。

  看到中山发回的照片

  妈妈几次哭成了泪人

  昨日上午,被拐3年的黄石女孩洪梦媛在广东中山市与父亲洪涛相见。洪梦媛远在黄石的奶奶江保华、妈妈冯琴接到报喜,看着从相认现场发回的照片,喜极而泣。江保华不住的念叨,“这是最大的喜事。”与丈夫寻女3年,历尽千辛万苦,突然降临的喜讯让冯琴难以控制自己,“我最想马上见到孩子。”

  “我见到了,长得不高,比原来瘦了,不认识爸爸了,讲一口广东话。”昨日上午11时40分,洪涛的大哥洪锋急切地打告诉黄石家中的江保华。冯琴看着婆婆接,突然抽泣、哭出声来。

  简单说完情况后,洪锋挂断,准备发回相认现场的照片。

  这时,冯琴忍不住拨通了丈夫洪涛的,通了的一刹那,冯琴痛哭起来。“她不认识你了吗?”问完,又是一阵痛哭。

  江保华通过问道:“长相跟原来是不是一样?瘦了吗?黑了吗?”

  等待着照片传回,洪涛家气氛焦灼。

  照片传到了。“不像了。”看着照片,冯琴浑身颤抖,抽泣着,对比着脑海中女儿的点滴印象。55岁的江保华带上老花镜,看了十几秒,“鼻子有些像。”

  江保华还在中叮嘱,孩子的额头右侧还有颗痣,看看还在不在。

  孩子找到了,冯琴、江保华赶紧给亲戚朋友打,通报这个好消息。

  此前,冯琴一夜未睡。

  江保华告诉,前晚等待消息时,自己还梦见孙女回来了,“喜事,这是最大的喜事。”

  3年多来,洪家人压在心头沉甸甸的石头烟消云散。

  回忆

  第一次住爷爷那,孩子就被拐

  知道孩子找到后,爷爷3年来头次睡了一个好觉

  黄石市胡家湾,洪涛的父母在这里经营一家旅社。洪梦媛多由爷爷洪英接送上幼儿园。

  2008年4月28日晚上12点多,冯琴与洪涛回到旅社。当天,2岁半的小梦媛有些感冒、咳嗽,看到女儿已经在旅社值班室睡熟了,冯琴就没有坚持带女儿回家。

  那是小梦媛唯一一次在爷爷家留宿,却成了3年前最后一次见女儿。直到昨日,冯琴还在自责。

  神秘房客似乎有预谋

  昨日下午,洪英冒雨赶到当地公安局,配合警方对此案的进一步调查。心头的包袱卸下,63岁的洪英讲述当年的一幕时,平静了许多。

  2008年4月26日下午5点多钟,一个身高1.67米、40岁左右的长发瘦脸男子来到旅社要住店。他自称是黄石人,身份证没带在身上。

  第二天晚上,洪英的大孙子和小孙女梦媛正在旅社玩耍。男子问两个孩子吃不吃香蕉。小梦媛跟着男子到房间内拿香蕉被洪英阻止。

  男子还谴责洪英,“这么小的孩子,吃个香蕉算什么?”最终,两个孩子每人都分到了一个香蕉。

  之后,男子坐在门厅,看着两个孩子,与洪英闲聊起来。“老板你是哪哈子人(哪里人)?”

  “听上去是浠水口音。”洪英反问男子,“你不是黄石人吗?”男子一下子脸色大变,又说自己是黄冈人。

  洪英心里嘀咕了一下。

  房客退房后小孙女不见了

  4月28日,男子出门一整天,下午6点,一辆富康将其送到旅社。

  29日早晨5点,洪英被一阵敲门声惊醒。那名男子说要退房离开,要洪英开门。

  洪英开了门,看着男子走出去。

  “当时他没有带包,出门后两边看了看,就走到稍微远处一根电线杆下,拿出,打起了。”洪英回忆,对方用手掩口,压低声音。

  之后,那名房客回到房间,取了包,离开了旅社。

  洪英回值班室拿了洗漱用品,到旅社后面的水池旁洗漱。“看到孩子还在睡,我还特意把门关上了。”

  3年后,洪英还在后悔,当时疏忽没把值班室门锁上。

  3分钟后,洪英回来,发现值班室门开着,小梦媛不见了。

  为找孩子爷爷落下面瘫

  洪英急忙出门,一路寻找追赶,“路边的早餐点刚刚出摊,都说没看到抱孩子的人。”

  4月29日凌晨5时许,洪涛、冯琴两人被父亲的敲门声惊醒。

  “孩子被偷跑了”。冯琴一阵眩晕,紧接着跟丈夫往旅社跑。

  洪英看护的孙女丢了,一个包袱压在了心里。那年,洪英天天骑着自行车外出寻找,希望在车站、码头碰到一丝希望。60岁的老汉,发了疯似的骑自行车在街头奔驰,令街坊们心酸。一天,心急上火,洪英半边脸突然歪了,失去感觉。

  昨日,陆续有邻居上门祝贺。洪英介绍着情况,喜悦之情难以言表。

  “太不可思议了,这3年洪家像塌了一样,这下可好了。”邻居们分享着洪英的喜悦。

  幼儿园园长胡月霞表示,今天她会带着媛媛当年的老师,一起到武汉接媛媛。

  洪英说,孩子终于找到了,在他有生之年,是莫大的欣慰。前晚,他3年来头次睡了一个好觉。

  “我要多买鞭炮,迎接孙女回家。”

  寻女

  3年寻女路从没有绝望

  女儿找到了,冯琴回想起自己与丈夫家人所承受的痛苦,忍不住痛哭。

  洪梦媛失踪的头一个月,冯琴在煎熬中度过。时常想起带着活泼的女儿上幼儿园,路上碰到一只小狗,高兴地冲它喊“DOG、DOG。”

  冯琴还保存着幼儿园发放的《家园联系本》,2008年4月28日这一页写着,老师为小梦媛安排排练“六一”节目。

  “她特别喜欢跳舞,老师准备给她安排一个独舞。”冯琴还专门买回一个跳舞毯,“那么聪明的一个孩子,一下子不见了,实在无法接受。”

  有消息说,失踪的洪梦媛可能在浠水县散花镇,冯琴跟亲友赶到散花镇,四处打听,结果没有找到。冯琴没有放弃,与丈夫努力寻求一丝希望。

  1978年出生的洪涛显得老成,女儿失踪后,他无心工作,四处打探孩子的消息。

  “第一趟远行,我并没有收获什么线索,但也就是这次寻找,让我认识了一群‘天涯沦落人’,他们都是寻找子女的家长,一个个同病相怜的人走在一起,那种感觉只有我们自己才能够深刻地体会到,一群人的交流给予彼此的是一个个相互安慰,也更加坚定了我们寻找儿女的决心。 ”洪涛在自己的寻子文章中这样写道。

  通过“宝贝回家”站,洪涛夫妇2人结识了众多的失踪孩子的家长。通过相互安慰,寻求慰藉。

  那年7月,洪涛去了深圳,结识了同样是寻找孩子的彭高峰。那次与彭高峰会面,坚定了他寻找女儿的信心。

  当年9月,洪涛一人,与一群家长到北京,还是无果而返。

  当年11月,冯琴又与3000多名失踪孩子的家长,到杭州参加“中国寻亲大会”。

  昨日冯琴告诉,那时自己和丈夫意识到,寻找女儿不能放弃,生活还要继续。

  原先的家中,对孩子的记忆充满房子的每个角落,冯琴都会从中看到女儿的身影,心中无法承受。为了减少痛苦,夫妇2人搬到了一个新地方。

  洪英夫妇为了让儿子儿媳开始一个新生活,举债3万元,为洪涛买了一辆小卡车,做起出租货运。

  去年,在家人的劝说下,洪涛夫妻决定再生一个孩子,希望能够从中得到慰藉。

  今年4月,孩子出生了,原本打算起名“洪明媛”,纪念丢失的洪梦媛,可是最终冯琴无法承受,“想起这个名字,就想起媛媛。”小女儿重新起名。

  如今,洪涛夫妇贷款买了一套房子,新生的小女儿4个月大,每天在照顾孩子时,冯琴还是会出现幻觉,“经常听到媛媛在喊我妈妈。”

  照片、玩具,女儿的记忆在冯琴心中成为一道伤疤。

  昨日得知洪梦媛已经转交给丈夫,冯琴希望,“能够马上见到媛媛。”

  昨日,洪涛父女在中山相见,小梦媛还很排斥。

  发现本站文章存在问题,烦请30天内提供身份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发邮件时请把#换成@),管理员将及时下线处理。

小孩子老是不爱吃饭怎么办
女性轻微漏尿正常吗
瘀阻脑络症中药方剂
幼儿眼屎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