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飞升记 正文 重回一元界_飞升记(171)黑崖

2019-10-12 19:47:1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飞升记 正文 重回一元界_飞升记(171)黑崖

文生回来了。

这一句话如同晴天霹雳一般,一下子在屋子里炸开了。

所有人都跟着那个村民跑了出去。

陈龙和媚儿还有小鱼也跟了上去。

当村民们跟着那个村民绕过一段崎岖不平的山路后。

终于在村子的外面发现了文生。

只见文生浑身上下都是泥土,脏乱不堪,好像是从泥土里刚出来的一样。

脸上都是鲜红的血液,使得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魔鬼一般恐怖,鲜血现在还在不停地往下流。

当花儿看到文生这副模样后,不顾一切的立刻上前,抱住文生心疼的问:“文生,你这是怎么了?”

文生看到花儿来了,眼神一下子亮了,脸上笑了笑,用手想要摸摸花儿,可是手还有摸到花儿,就一下子落了下去。

“文生,你醒醒,文生,”花儿紧张万分的用手摸着文生的鼻孔。

还好,还有气息,只是昏厥过去而已。

这时,花儿的脸上慢慢恢复了神情。

花儿拼命的摇着文生的头,想要文生醒过来,但是文生已经昏厥了过去。

所以,任凭花儿怎么呼喊,文生还是没有任何动静。

这时,村长说:“快,你们几个赶紧把文生给抬进去。”

话音刚落,几个村民就赶紧抬着文生往村子里走。

大家把文生安顿好,请来医生看了看。

医生仔细查看了文生的身体。

医生发现,文生的身体没有什么伤害,只是身体过于虚弱,又经过很多劳累,所以导致现在没有力气。

但是,文生的眼睛却受到了重伤,一只眼睛好像被什么给割过了一般,已经瞎了。

花儿看到文生这副模样,不禁心疼不已,眼睛里噙满了泪水。

陈龙看到这一点,深深的感觉到花儿对文生的感情。

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爱意,那是一种真心的爱情。

陈龙也被花儿的这种感觉所感动了,不由的回过头去,不忍心再看了。

因为陈龙怕在看下去,自己也会掉下眼泪。

于是陈龙出了屋子,来到外面。

陈龙一边走路一边想着什么,

“这个村子,还是像自己来的时候一样那么奇怪。”不知道为什么,陈龙就是觉得这个村子奇怪。

但是就是说不出到底是哪里不对劲。

所以,陈龙在村子外面慢慢走着。

那个文生到底是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怎么受得这么严重的伤害。

还有他又是什么人?怎么会受到花儿这种照顾?

陈龙真是不明所以,疑问满脑。

“啪”的一声。

陈龙的肩膀不知被谁拍了一下。

陈龙“啊---\是回元丹怎么会在这里?不是在黑崖那里吗?难道发生了什么事?不行,我得去告诉花儿去。”

村长说着转身就要走。

可是还没有走,村长立刻又转过头来,眼神惊恐的看着前方,脸色苍白。

只见村长嘴里颤抖着说:“黑黑黑崖又来了。”

陈龙听黑崖两个字后,脑袋里不禁轰得一声,然后顺着村长的眼神看去,只见在村子外有一个一身黑色的少年,在向着村子慢慢走来。

村长眼神显示出惊恐的表情。嘴唇颤抖的说:“啊,不好了,黑崖又回来了。”

村长一边嚎叫着一边向村子里跑去。

陈龙看着这黑衣,倒是没有觉得这少年有多可怕。

反而觉得这少年有些正气凛然的样子。

看到村长跑后,那少年,就是黑崖,不禁莫名奇秒的看着村长,眼神显示出异常的不解。

伸出手,想要对村长说什么。

但是看到村长这么玩命的跑,黑崖也就没有说什么。

这时,黑崖已经来到陈龙面前,看着陈龙,眼睛里全是善意,还有些疑问,问:“你怎么不跑?”

陈龙则是很理智的说:“你又没伤害我,我为什么要跑。”

黑崖一听,不禁笑了:“呵呵---”

然后黑崖又向村子里走去。

看到黑崖这样的表现,这和村民的反映截然不同,陈龙感到非常奇怪。

于是陈龙也跟了上去。

黑崖和陈龙刚走进村子没有几步,忽然前面来了一大群村民,为首的是花儿和村长。

这时,只见花儿气得脸色通红,怒气冲冲的看着黑崖怒声说:“黑崖,你还来干什么?”

黑崖则是奇怪的说:“你答应我的回元丹呢?你还没有给我呢?”

这时,花儿大叫一声,说:“胡说,黑崖我明明是亲手把回元丹给你的,你还不认账,别在这里胡搅蛮缠。”

黑崖倒是很冤枉的看着花儿,说:“花儿,你冤枉我了,我什么时候拿你的回元丹了,你搞错了吧?”

这时,村长也出来了,气愤的说:“拿走回元丹也就算了,可你为什么还要伤害我们这些无辜的村民?”

“伤害你们?”黑崖越听越糊涂了,说:“我什么时候伤害过你们?你们怎么会无缘无故的冤枉我。”

“哼,你不要在这里装可怜了。你的灵魂杀术差点杀了我们这里所有的人,要不是你身边的那位高人打败你,打伤了你的一只眼睛,你肯定就会杀了我们的。”

花儿说完,脸上的气愤之色还是没有散掉,看来是气急了,

听到花儿这么气急败坏的说,黑崖更加疑惑不解了,说:‘你们说的我一无所知,你们肯定冤枉了,我真的没有做对不起你们的事。”

说完,黑崖忽然恍然大悟般的豁然开朗,说:“这件事肯定有什么隐情,我会查清楚的,告辞。”

说完,转身就要走。

谁知这时,花儿倒是大叫一声,说:“哪里走。”

说完,一下子跳到黑崖前面,拦住了黑崖的去路。

黑崖平静的看着花儿,倒是笑了笑,说:’怎么?你想通了,不关我的事了?”

花儿则是气愤的说:“别装糊涂了,你把文生弄成那样,我怎么会放过你。”

黑崖一听,更加迷糊了,眉头一锁,说:“你们真是冤枉我了,文生的受伤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你们不要在胡搅蛮缠。”

说完,黑崖绕过花儿就走。

这时,花儿一下子就抓住了黑崖的肩膀,接着一下子用闪电般的速度用绳子把黑崖给困的结结实实。

绳子的那一头则是所有村民在一起使劲拽着

黑崖看到花儿这样,倒是还是很有礼貌的说:“花儿,放开我,你们抓错人了。”

花儿则是瞥了黑崖一眼说:“你跑不掉了。”

说完,冲着村民一摆手,这时,只见所有村民都是狠命的使劲往后拽着绳子,看样子是要把黑崖给拽过去。

黑崖倒是不慌不忙,嘴角只是轻蔑的微微上扬,站在那里竟然纹丝不动。

但是任凭所有村民累的满头大汗,黑崖竟然纹丝不动,而且神色淡然,很轻松的样子。

陈龙看到黑崖这么厉害,不禁也是一惊。

这么多的人一起用力,就算是二元界的高手才有这样的力量,想不到在这里竟还有这样法力的人,看来一元界还有很多深藏不漏的高手存在。

“嘿---”

所有村民还在拼命拽着。

但是黑崖还是纹丝不动。

等到所有村民都累的没有力气时,黑崖则是轻松的说:“好了,没有劲了吧。”

说完,轻轻向前一倾身体,所有村民一下子就都被拽的向前扑倒在地,个个面朝土地,摔得结结实实。

然后,黑崖则是稍稍一用力,捆在身上无数圈的绳子,一下子就断开了。

黑崖则是把身上断开的绳子拿下去,说:“你们真的冤枉我了。”

说完,就走了。

肇庆治疗宫颈炎医院
淮南治性病好的医院
辽宁治疗睾丸炎医院
肇庆治疗卵巢炎方法
淮南整形美容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