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清明,致我们已经阔别的亲人….“毕业”

2020-03-27 16:15:1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清明,缅怀我的父亲

我的父亲。

我的父亲。

清明,缅怀我的父亲/樊启金。

清明,缅怀我的父亲。

您。

带着不死的。

亲情 爱情 友谊。

与春雨并肩。

湿漉漉地而来。

默默。

迎接您的是。

躺着的期盼。

静静。

受您检阅的是。

站着的缅怀。

题记。

从昨夜至今日,一直下着雨等着明天清明祭祖到来。仿佛天老爷也善解人意,陪我一起沉醉在对父亲的缅怀之情中,明天,也会与每一年清明节一样,和亲人们1起到父亲坟墓前扫墓祭奠,烧纸化钱......以此寄托对他老人家的缅怀和哀思,唯愿我的老爸在天堂幸福快乐,也愿他老人家在天有灵,保佑他的所有子孙们健康及事业有成。

父亲1939年10月10日(农历)出身于一个农民家庭,兄弟姊妹6人中他排行,他上有一个姐(我姑妈)下有三个弟弟(我叔叔)和一个妹(我幺姑)10几岁高小毕业,听爷爷奶奶说本来父亲读书时很聪明,学习成绩在学校一直名列前矛,但那时刚解放家里很穷,他们姊妹又多,兄弟中他又是老大,天经地义该他回家担当一面顶梁柱,帮我的爷爷奶奶分担负担,以牺牲他自己的学业和前程,来换取他的弟妹(我叔和幺姑)们完成学业。

虽然父亲只完成了一个高小学业,但他聪明好学,算盘打的特别快,我亲眼所见那个速度叫你眼花潦乱,又写得一手特别好的字,文章也写的很好,还能说会道,解放早期在我们当地,也算一大才子。本地左邻右舍的乡亲们,逢年过节总少不了找他写对联,印象最深的一次是帮一家老人写好后,天黑了还没来拿,除夕夜连夜送上门并帮忙贴上对联,老人感动不已.父亲乐于助人还表现在不怕吃亏,自费买来理发工具,利用农闲休息时间,免费为村里乡亲们理发,二十来岁就当选为生产队会计,大队会计,甚至还兼职过高中讲会计课的教师呢,并担负过村党支部副书记,三里岗镇食品所管乡员,紫水泥厂主管会计等职。因在家农忙和厂里工作疾劳成疾,患重感冒咳破毛细血管而咳血,被庸医诊断为肺结核,仅住院一天,就不幸于一九8七年五月2十四日(农历)下午7点左右,在镇卫生院死,享年四十八岁。

那年,我才刚满二十七岁,刚从部队转业到地方单位工作两年多,夫人怀孕大女儿才6七个月还未出身,还有两个弟弟两个mm未结婚成家,爷爷奶奶都还健在,还亲口听他说准备那年给爷爷做七十大寿......他匆匆的就那么走了,留下了太多的遗憾。

曾记得那个永久难忘,痛彻心痱悲痛欲绝的一天:先天下班后去帮父亲打麦子,刚到场不见父亲忙活,妈妈告诉我父亲病的很利害,马上我进屋看望父亲,见他睡在床上发热咳嗽,痰中带血,腿无力走路,确切病的很重,见此我决定等打完麦子后,随车护送他去卫生院。

那天送他到卫生院后,即被庸医误诊为肺结核,而住入传染病的走廊里(病房满员)第二天转入病房,由母亲陪伴服侍,我上午上班空闲抽时间去看过几次,下午下班后去看望父亲,他说好些了,由于出了很多汗要回家帮他拿衣服换,我就走了。回家拿了一个馒头吃,就去拿着父亲的衣服走,碰到熟人带信说要我快去医院,父亲病情加重了,我快速骑着自行车赶去医院就见父亲已病危,我求值班医生转院,但说危重会在途中去世,没法,情急中跑到镇农行找到我的幺爷和叔叔,让他们电话家里的三个叔叔,又到医院后父亲已不行了,在拚命挣扎的同时,用手指着他的上衣兜,当时我并没明白他的意思,死后整理衣物时才发现是水泥厂10000多元的发票。随后才有医护人员推来氧气等抢救,但为时已晚,我抱着爸爸,他最后吐出一口鲜血,染红了我的白衬衣,而永远地离开了他酷爱的工作,离开了他深爱的妻儿和他的还未尽完孝心的老父,也未来得及看上一眼他想念的孙女......。

曾记得,父亲不幸去世来的太突然,让他和我们都卒不及防,没有留下只字片言,上有老下有小,他怎样就那末忍心离我们而去呢?一夜之间我真的感觉我长大了,我也是老大,自然成了家里唯一的顶梁柱,身感重大。和我身怀六七甲的妻子,披麻戴孝为父亲办完丧事后,为弟弟们操心娶媳,为mm们办置嫁妆,完成老父亲未了的心愿。

曾记得,小时候他总是教导我们要做一个成实的人,我一直牢记在心,由于有一次说了谎话,他要揍我,我拚命跑他也捉住没放过我,并且印象中第一次狠狠揍了我,使我吸取教训影响毕生。

曾记得,读书时总是尽心尽力让我吃饱穿暖,虽然大集体贫穷,而我们家又姊妹五个,家大口渴,但父母们宁可忍饥挨饿,也不让我们受一点苦,每次在外面开会有甚么好吃的东西,父亲总是舍不得自己吃而留给我们,他说要我们在外面体面做人,努力学习科学知识,屡次嘱咐我要写一手好字,要学会打算盘,要会写会画多才多艺,将来好有个满意的工作......那时靠工分吃饭,我从小学至高中,不管寒暑假家里农活多忙,也不为那保命的一点工分所动,别的孩子回家了,他也会让我安心留校,弄文艺宣扬排练节目或科研等活动。

曾记得,在那个日战夜突的大集体时期,他白天忙完集体的事,晚上回家加班做土砖、修整泥墙、改变住房条件。早起床上山砍柴,晚上加班种菜园。乃至在重感冒去世的前两天,晚上从厂里回来走在河堤上,看见他儿媳怀孕还在扬麦子,他忍着病痛去帮忙整理完,他儿媳简单做了两个菜,喝了点鸡蛋汤就走了,谁曾想这就是他最后在儿子家里来辞路的,就这么真的断路了,一去不复返了,给我们留下永久的念想......。

曾记得,在他在去世的前一天,还忍侧重病早起跪在地下弄堆草的堆脚,割路上的草,砍路边的树枝......一切的一切,是真的要为他的子孙们做永久的榜样。还是为他的子孙们留下永生的念纪。

爸爸,我爱您,也很想念您,总觉得您还在,只是出了远门而已,梦想您忙完工作还会回来的。或许,在现实里您其实就在我的身旁,常在我的梦境里,您永久活在我们的心里。

不用诉说。

那些年的思念。

教诲铭记今生。

昨夜已屡次遇见。

多么想能留住您。

醒来泪湿忱巾......。

爸爸,答应我,来生我还做您的儿子,您还做我的老爸。

简介:樊启金,笔名:劲雨。湖北随州人,曾都区作协会员,热爱生活,爱好文学,喜欢用文字表达心情。有散文诗歌散见纸质杂志和网络平台。感言:文字就是心灵窗口。

云香精泡脚放多少效果好
心肌缺血严重
孩子感冒流感如何是好
经间期出血吃什么中成药
分享到:
  • 友情链接
  •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