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

我的第一把刀 三.处理干净

2019-12-04 14:09:0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我的第一把刀 三.处理干净

“先生你好,请问是要房间吗?”

前台小姐热心的问。

“刚才那人住在几号房,他是我朋友。”

林耀自己的演技感到自豪。

“在207号,你有什么事吗?”

前台小姐打量着林耀,疑惑的说到。

“我有些事要告诉他一下”

林耀笑着说道。

“那你需不需要钥匙啊”

前台小姐说到。

“要,当然要。

林耀听前台说有钥匙心中顿时感觉轻松了许多。

“我叫我们领班来,钥匙就在他那!”

前台小姐走进了值班房里

“快一点行吗,我有急事!”

林耀在后面喊到。

很快,前台便拿来了一把钥匙。

“真是天助我也!”

林耀立马接过钥匙说了声谢谢,便奔上了楼,按照门号207来找,林耀很快的找到了这个房间。

而此时在房间中。

“烂师兄,师傅怎么突然需要这么多的漂亮女孩啊?”

昏黄的房间中,墙壁上贴满了一张张画着诡异符号的黄纸。

叶羽萱被双手反绑扔在床上,这时还没有醒来。

“乞儿,你可知道完成了这次任务是可以从老祖那里领三张开山符的!不要问这么多的废话,说实话,我也不清楚,但最近我们的流动经费明显减少,我猜想可能是门中遇到了什么困难。”

一个头发齐腰,苍蝇满身飞,脸上满是符号的老头手捧着一个木匣子,坐在地上说道。

而他旁边的正是那个衣服残缺不齐的人。

林耀在门外听的不算清楚,但还是隐约听懂了一些。

他一脚踹开门,屋里面的两人立马退到墙角,林耀看了一眼床上的叶羽萱立马直冲过去一个右摆腿直接踢中了那满脸符号的老头的太阳穴。

老头惨叫着捂着头部躺在地上,立马断了气。

那人见老头已死,立马惊恐的喊道。

“大哥!大哥!饶了我吧,我不要那女的了,你放过我放过我行吗?”

林耀往后退了几步,生怕那人耍什么花招,那人从地上捡起了,老头手中的木匣子,又从床底抽出了几张画着符号的黄纸便就手忙脚乱的跑出去了。

林耀此时也是腿抖,心寒,脚发麻,毕竟他可是亲手杀了一个人啊!

林耀关上门,看着床上的叶羽萱,心中放松了几分,林耀把叶羽萱抱起,别看他已经18岁了,但还是只有80多斤重。

林耀将她抱到了椅子上,解开了绑在他身上的麻绳,她的手腕处已经被勒出了一道红痕,在皙白的皮肤上格外显眼。

解开绳子,林耀坐在她面前静静的看着他,叶羽萱今天穿着白色纱布裙,整个小腿都露在外面,头发凌乱的披在肩上,一直到腰,默默的在这看了他一回,林耀突然冒出了一个念头。

“要她做我的女朋友,她会愿意吗?”

林耀苦笑一声,这个念头很快就消失了

约莫又过去了十几分钟,林耀掏出了最原始的诺基亚,看了看时间,已经是2:18了!而叶羽萱却仍然没有醒来。

无聊之时,林耀开始在屋里转来转去,最后在枕头下发现了四根中指长短的玻璃棒。

林耀想着这应该是那老头藏在这的什么东西吧?

林耀想着这老头搞的这么神秘,他的东西应该也有什么神力吧?

他拿起一根小棒,使劲用手扳,却扳不断这小棒,往地上摔,用脚踩,往墙上扔也没有用,林耀不甘心,又一一试了其他三根小棒,结果都是如此。

林耀顺手将四根玻璃棒装进了口袋,接着又呆坐在床上,看着老头的尸体。

如果这时有人打开房门,看到这副情景,必定会吓得半死,一个老头惨死在地上,流了一地的血,一个少年坐在一个不知死活的漂亮女孩对面,目光呆滞……

林耀这时发现叶宇轩动弹了一下,只是胳膊抽了一下,紧接着一声咳嗽,叶羽萱终于醒了过来。

“你……”

叶宇轩刚吐出了一个字,便捂着头说不下去了。

林耀佩服自己有这么大的耐心和胆量,他再次看了一下时间。

此时已经是5:08了,时间过得如此之快,自己如果回家,把叶羽萱一个人丢在这里,说不定还会有什么危险。

看着身体虚弱无比的叶羽萱,林耀决定了——去酒店开个房间休息一夜,当然林耀是不会趁火打劫,用这个机会占班长便宜的,哪怕一生只有这一次。

叶羽萱此时头痛难当,这头痛应该是那些人迷惑她所产生的副作。

用林耀正想抱起叶羽萱离开时,突然想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

“我的天!老头的遗体怎么办?”

林耀一脚跨过老头,看了看窗户外,窗户底下是一大堆的废旧切纸机床,这地方扔尸体,最合适不过了……

林耀时不时的看上那遗体一两眼,他真害怕老头突然从血泊中翻起了身,挣扎着爬到自己这里。

林耀做了一番激烈的心理斗争,最终双手抓住了老头的脚,将它扔了下去,几秒钟后,一阵钢铁碰撞声陡然响起,楼底下肯定是血肉模糊。

处理完了老头,屋里的血迹呢?

林耀百思不得其解,绕来绕去林耀发现这个房间中还配置了消防喷头。

并且在墙根处还有排水洞,林耀从抽屉中扒出一个打火机,点燃了一张纸在消防喷头下,不一会那喷头便开始往下急速喷水。

血迹很快便处理完了,此时外面下起了小雨,正好能将老头遗体掉落时产生的血迹给冲刷掉!

林耀处理这件事时,时刻都在注意着叶羽萱,要是被她看见了,那该怎么解释啊?

处理完这一切,林耀抱着叶羽萱走出了207号房间便下了楼,前台小姐这时不在这里,林耀看见门口有不少雨伞,便直接拿起了一把折伞来用,雨虽不大,但寒气大,在现在这个季节里是可以冻坏人的。

林耀抱着叶羽萱拦下了一辆出租车。

“去哪?最后一班了!司机搓着手问。

“华硕酒店!”

林耀拉开车门坐了进去,雨伞也收了起来,出租车顶着寒风一路飞驰,溅起了一路泥水,最终停在了酒店门外。

林耀一路上看不到几个行人,要是天气凉爽的话,整个松江市都会堵车,松江市的经济和教育都是名列前茅,在整个z国起着排头羊的作用。

最有名的两所大学是济阳大学和宏盛大学,林耀的成绩在班里不算好,但也是中上等水平,这回离高考只有两个月了,林耀如果去上学,恐怕也没什么用了。

考个二本算不错的了,林耀给了司机车钱,又抱起了叶羽萱下了车,直奔酒店。

“先生要房吗?”

前台小哥看见林耀急匆匆的抱着一个女孩来宾馆肯定是当成了来开房的。

“要间房,刷卡可以吗?”

林耀掏出银行卡,很快的选好了三楼的一间房,一夜800块,5星级就是不一样。

林耀抱着叶羽萱来到了307号房前,用房卡开了门,把夜叶羽萱放床上之后林耀又关上了门,房间中一台64英寸的液晶电视最吸引人。

林耀顾不了这么多,现在已经六点了。

林耀帮叶羽萱脱下鞋,他自己本来也打算睡床上的

,但是如果那样的话,说不定叶羽萱又会胡思乱想些什么?

林耀可不想背这个黑锅,正当林耀躺在沙发上准备睡觉时,房内的座机突然响了起来,林耀拿起话筒。

“先生,请问您需要特殊服务吗?”

一个娇滴滴的声音响起,林耀大吃一惊,看来传言中五星级酒店夜晚会打慰问的事是真的!

“不,不需要,我还是高中生呢!”

林耀尴尬不已。

“高中生又怎么了?我教你不行吗!”

林耀挂下,倒头就睡。

雨继续下。

不知是某处。

一个被淋得像落汤鸡的乞丐,跌跌撞撞的在往一座不知名的山峰上爬。

“是谁!”

一个简易茅屋里,突然伸出来一个秃头。

“你叫个毛啊!吓死我了!”

乞丐愤怒的给了秃头一拳。

“乞临……你,你不是下山去执行任务了吗?烂师傅呢?我怎么没看到烂师傅?”

秃头认出了乞临,便急忙把他引进了茅屋关上了门。

“唉~你别说了,烂师傅上天了!”

乞临吸了一口凉气。“什么,烂师傅上天了?”

“你不会是冻坏了吧!”

秃头无语的看着乞临。

福州市第七医院
哮喘病医院董茂利
舟山治疗宫颈炎医院
山东最好的治癫痫病专科医院
邯郸治疗白带异常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