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美国太平洋经济战略将造成中国地缘经济困局编制

2020-11-17 19:41:3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美国太平洋经济战略将造成中国地缘经济困局

美国智库大西洋理事会的加勒特 沃克曼说:“TTIP是一项地缘战略协议,是北约的第二个支柱。它表明了该如何继续合作,也是美国和欧盟保持世界领导地位的最后一次机会。”大西洋两岸两大经济体之间达成协议后将形成一个新的国际贸易上层建筑,在这个新基础之上,一切对于中国来说都将不再那么容易。如果不想被孤立,中国必须接受这些游戏规则。这一观点值得关注。

“人类历史上迄今为止最雄心勃勃的自由贸易区构建计划”——TTIP并不负此盛名:它结合了世界上经济最发达的两大洲,涵盖28个国家,8亿多人口和近1400万平方公里的面积,其GDP总量达到全世界GDP总和的一半。

在过去的20年中,美国的战略重心从欧洲转移到了中东和波斯湾,现在又进一步转向亚洲,但美欧依然保持着世界上规模最大的经济联系。

美国在欧洲的投资是其对亚洲投资的3倍,欧洲在美国的投资是其对中印两国投资总额的8倍。

美国和欧盟刚刚结束关于一项自由贸易协定的第七轮谈判,很多专家将这项协定称为“经济北约”。

《跨大西洋贸易和投资伙伴关系协定》(TTIP)不仅仅是一项贸易协定,而且是旨在激活跨大西洋关系的地缘战略联盟,但更重要的是要遏制中国和俄罗斯的崛起,将全球经济游戏规则的制定权还给美国和欧盟。

世界经济时事评论员杨川梅表示,当前,在多重因素的作用下,美欧推进自贸谈判、强化经济联系的决心比以往任何时期都大。

冷战结束后,“军事北约”声息渐弱,“经济北约”呼声陡起。TTIP谈判涵盖经济生活中的广泛领域,国际社会普遍认为,这将是欧盟与美国在经济领域强化同盟关系的具体体现。

据西班牙《世界报》站报道,美国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前所长弗雷德 伯格斯滕说:“TTIP不仅仅是贸易协定,也是地缘政治协定。经济日程是由地缘政治关注点决定的,而地缘政治的关注焦点又受到对外政策以及国际安全风险和恐惧等因素的驱动。”

国际金融危机爆发以来,美欧经济一直处于低谷之中,欧元区经济甚至一度濒临“二次衰退”。加固盟友关系、应对新兴大国崛起的“阳谋”,就在美欧自贸谈判桌上。

杨川梅表示,发展中国家群体性崛起,在全球政经体系中的话语权越来越重。尤其是国际金融危机后美欧经济复苏缓慢,新兴市场国家则率先复苏,成为引领世界经济前行的重要力量。

目前,西方国家在世界经济体系中的主导权相对减弱,美欧长期主导的全球政经体系受到挑战,“东进西退”已成趋势。

美国智库大西洋理事会的加勒特 沃克曼说:“TTIP是一项地缘战略协议,是北约的第二个支柱。它表明了该如何继续合作,也是美国和欧盟保持世界领导地位的最后一次机会。”

大西洋两岸两大经济体之间达成协议后将形成一个新的国际贸易上层建筑,在这个新基础之上,一切对于中国来说都将不再那么容易。本报武汉7月19日电 ( 田豆豆)连日来如果不想被孤立,中国必须接受这些游戏规则。

《南华早报》评论员文章称,美国主导下的大西洋与太平洋地缘经济战略恐造成中国的地缘经济困局。

大西洋两岸的TTIP,中国不在此地缘经济范畴内,当然无缘参与;但太平洋两岸的TPP,中国属于域内最大的货物贸易国,依然被美国和其伙伴们排除在外。

因而,美国主导下的“2T”战略对中国形成了地缘经济的压逼。因为中国和太平洋两岸和大西洋两岸的“2T”成员,都互为重要的贸易伙伴。

抛开中国玩“2T”,经贸层面的两洋战略,因为美国主导,也就有了地缘政治层面的制华色彩。

WTO带给中国高速增长,使中国成为全球贸易最具活力的经济体,也让中国超越美欧日擎起自由贸易的大旗。

不过,WTO机制正面临着“美国主导的“两洋两T”新贸易规则的挑战,若“2T”谈判成功,将可能架空WTO。

此外,如果欧美谈成自贸协定后,以法律的形式固定下来,中国对欧美的出口,在欧美的投资,都会遭遇很大的障碍,中欧、中美之间的经贸摩擦会常态化。

BWCHINESE中文此前报道,若美国能在12个太平洋国家进行的新贸易协定谈判中如愿以偿,“中国制造”出现在美国服装店内的频率就会降低。

越南将成为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TPP)的大赢家,并从中国和其他非TPP成员国手中赢得可观的市场份额。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欧盟智囊甚至透露,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国家就是欧美启动自贸谈判的“假想敌”。

欧美为研究TTIP谈判可行性的一个高级工作小组提交的一份报告中就涵盖了诸多直接会影响到中国利益的建议,如原材料、本土化、国有企业补贴、市场准入、环境与劳工保护等。

不过,长期研究国际贸易问题的欧洲国际政治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李-牧山浩石认为,欧美自贸谈判的核心目的并非是“孤立”中国,而且,在各经济体相互依赖程度如此之深的全球经济体系中,没有谁有能力、有资本孤立像中国这样蒸蒸日上的一个超级大市场。

这位来自瑞典的贸易专家认为,中国应该对此予以密切关注并有所防备,但没必要过度紧张,中国也不应该第三步:同时按住iPhone或iPad的电源键和Home键低估自己。

美欧是中国等发展中国家对外贸易的主要市场,发展中国家显然无法完全规避未来全球贸易中可能出现的规则调整。

对于中国来说,这也未必全是坏事,做好准备适应国际规则之变显然是应有之举。这或可倒逼中国外贸出口企业尽早转型,并促使中国相关标准与国际接轨。

美国前贸易副代表、通用电气分管全球政府事务的副总裁卡兰 巴蒂亚说,TTIP是“不用花纳税人一分钱”的“最大的经济刺激手段”。

欧美都希望能用TTIP为低迷的经济注入强心针。如果TTIP是万能的,那么为什么它出现在当下而不是更早?

美欧并不讳言自贸协定背后的政治考量。欧盟委员会主席巴罗佐就公开表示,“美欧启动自贸谈判不仅是为经济增长,更重要的是保持21世纪全球规则制定者的地位”。

言下之意就是,决不允许某些发展中国家的崛起影响美欧在全球的政治经济地位。很不幸中国“躺枪”。

社会获得性肺炎吃什么好
TX营养
湿疹结痂起皮红肿是怎么回事
TX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