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鶸法师与他的智杖 三 传说之天灾(下)

2020-01-16 18:48:4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鶸法师与他的智杖 三 传说之天灾(下)

见到了伊诺的艾伯特大惊:“小魔法师你怎么还在这里?”

听到声音的伊诺转过头,看到了艾伯特,大喜。立马提着裤腰带冲了过来:“骑士大哥慢点跑!把我一起带上啊,我可不想成蛇粪啊!哎呀,小姐姐晚上好。”

妮可满脸惊讶的看着伊诺,不知道这个神经病是从哪里跳出来的,为什么一直抓着裤腰带?是想耍流氓么,这种生死攸关的时候还要耍流氓心是有多大?

“小屁孩,想活命的话就跟着我!”艾伯特低喝,“跟丢了我就没办法了。”

“放心放心!”伊诺如小鸡啄米般的点头,“我不会跟丢的。”

见此,中级魔法师奥尔多先生哇哇大叫:“骑士你脑子是不是有问题啊,这种时候你还带上一个拖油瓶?想让我们全部死在这里你就直说!”

“他可不是拖油瓶。”艾伯特反驳道,“他也是个魔法师。”

“他也是魔法师?”奥尔多怔住了,惊恐万分的神情里又夹杂了一些狐疑,“你是什么魔法师,会什么魔法?”

“我是见习魔法师,会地陷术哦。”伊诺满脸骄傲。

“去你吗的地陷术!”奥尔多破口大骂。

地陷术是什么?毫无疑问是上百种一阶魔法中最废物的一个,大概就是让大地凹陷,形成一个类似于陷阱的坑洞。然而这坑洞的深度可能还不能让一个十岁的孩子摔一跤的,如果是用来打猎的话大概也就只能用来狩猎一下野鸡野兔之类的。

如果你觉得能够狩猎野鸡野兔的魔法不算鸡肋的话,那是你不知道施法吟唱所需要的时间。嗯,大概也没有多久,不过够一个成年人用铁铲挖那么四五个同样大小的坑洞了。

所以,这个鸡肋魔法连很多见习魔法师都懒得去学了。但眼前这个见习魔法师不知道是脑子秀逗了还是什么,只会一个地陷术,神情像是掌握了某种九阶超魔法一样。

他喵的这是哪里钻出来的神经病?

妮可也很是无语,她这才想起来眼前这位提着裤腰带飞奔的少年,就是大白天被吊在村门口被饭馆老板抽屁股的那个见习魔法师。那个刷新了她心中“魔法师都是高大上”的观点之人。

吼!

八岐大蛇进一步的碾压小镇。和它那庞大的身躯比起来,小镇实在是太过渺小了,每一头大蛇的体型都要比小镇的街道宽了将近两倍。大蛇几乎不用刻意的去攻击,只需要靠着庞大的体型碾过去,便杀伤了无数人。

更令人恐怖的是,即使它有着这样庞大的体型,动作却不迟缓。四人沿着街道一路狂奔,却发现根本没能甩开大蛇,反倒是距离被它越拉越近。照这样跑下去,他们估计跑不出小镇,就会被那移动的小山彻底碾成碎肉。

首席骑士当机立断:“我们不能跑了!要下来和它打一场。”

“你他吗没疯吧!”中级魔法师奥尔多阁下都快要吓尿了,“你知道它是什么吗?八岐大蛇!想要收拾它,你这样的骑士至少来一个军队,而且后方要不下于五个大魔法师压阵才有可能!狮心王国一共才四个大魔法师。”

“我没想过收拾它,只是想稍微阻拦一下它。”首席骑士果真停下了脚步,抽出了他的银十字剑,拦在妮可和伊诺身前,“这只是它的一个头,也就是说它只能发挥出八分之一的实力。”

“八分之一的实力也够弄死我们的好么。”奥尔多依旧想跑,只是首席骑士一只手揪住了他的衣袖,“一个中级魔法师,一个中级骑士,我们连拦下它一分钟都做不到。”

“不试试看你怎么知道。”首席骑士瞥了奥尔多一眼,“我们就算只能拦住它三十秒,也会有很多人因此而活命。身为骑士,我不允许看到手无寸铁的平民遭此劫难!”

“骑士阁下你真是大丈夫啊!”伊诺冲首席骑士竖起了大拇指,“别忘了你们不止是两个人,还有我呢!”

是哦,还有一个会放地陷术的见习魔法师。

奥尔多仿佛已经能够看到自己墓碑上刻着什么字了。

奥尔多·杜兰特。一位英勇的中级魔法师,在与一位中级骑士,一位见习魔法师的联手下,向八岐大蛇发起挑战。最终坚守了二十三秒,不幸落败,尸骨无存。

他喵的这不是英勇,是傻逼好吗?来参加他葬礼的家伙们会笑个不停吧!

“不,小屁孩,你不能在这里呆着。”首席骑士看了伊诺一眼,“你赶快带我们小姐离开。”

“艾伯特!”妮可厉声道,“我不会丢下你离开。”

“小姐,请记住您的身份。”首席骑士缓缓的拔剑出鞘,银色的剑身倒映着八岐大蛇掀起的天灾,“您是风雪家族唯一继承了风雪绘之名的人,家主曾在家族最危难的时候把你托付给我,是希望您能活下去。替整个风雪家活下去。”

“妮可·风雪绘?”伊诺挠了挠头,“怎么感觉这个名字有点耳熟。”

妮可紧咬着嘴唇,没有说话,但也没有离开的意思。眼看着八岐大蛇越来越近,被追赶上的平民一个接着一个的惨死在蛇身下,首席骑士再一次的催促。

“奥尔多阁下,这种情况下您不得不出手了吧。”首席骑士握紧了剑柄,“我不需要您做什么,只需要您给予一些远程帮助。”

奥尔多死死的咬着牙。首席骑士说的没错,八岐大蛇距离他们已经不足百米,以后者的速度只需要一个冲刺就能将他们吞没。如果想活命,就必须做出抗争。

于是他高举起法杖,开始吟唱。橘红色的火元素在巫师帽上聚集。

八级大蛇感觉到了什么,冷冷的竖瞳看了过来。首席骑士俯身,做好了冲刺的准备,妮可也终于做出了决定,转身离开。

战斗一触即发。

然而。

一道古老而又婉转的旋律缓缓飘来。众人愣住了,扭头看见在大约距离他们几百米的另一只大蛇,不知何时已经高高的挺起了身子。那粗壮的体型看起来像是一根通天的铜柱。

它张开了巨大的嘴巴,露出了狰狞的獠牙。却发出了悦耳动听的旋律,首席骑士和中级魔法师奥尔多不由自主的站直了身体,冲锋的姿势被取消了,聚集起来的火元素一散而空。他们的脸上露出了如痴如醉般的神情,妮可也不由自主的回头,看向那只大蛇。

此刻它已经不是大蛇,而是一位体态偏偏东方女子。涂抹着洁白的妆容,漂亮的双手正抱着一个竖琴,指尖轻轻拨动着琴弦。就连同为女子的妮可,脸上都泛起了微微的红润。

直到首席骑士的惨叫声响起。

一颗毒牙刺穿了首席骑士的腰部,几乎将他的身体截成两段。只有一点点血皮连接着两段身体。中级魔法师也好不到哪里去,他栽倒在了地上,嘴里不停的吐出黑色的淤血,一如当时的旅馆老板!

妮可呆住了,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精神侵蚀,它竟然会精神侵蚀。”中级魔法师满脸惊恐。

首席骑士的长剑已经无法做出攻击,只能倒插在地上支撑着身体。他脸色苍白的看着妮可,颤颤巍巍的说道:“小姐,赶快跑!”

刷拉!

最近的那只八岐大蛇终于展开了攻击姿态,如山丘般壮硕的身躯闪电似的窜了过来。妮可眼睁睁的看着八岐大蛇张开了巨嘴,想要逃跑,身体却因为恐惧而无法做出任何动作。

就在这时,妮可的耳边响起了那道她一生都无法忘记的声音。

“烬!你再不救我,我真的要死了!”

砰!

一道无形的屏障横在了八岐大蛇与他们之间。大蛇猛地撞在了屏障上,就好像一座移动的大山撞在了另一座大山上。因碰撞而产生的震动使得脚下的土地纷纷开裂,引发了更加强烈的地震。

而后八岐大蛇被震飞了。

妮可呆滞了足足有十秒钟。直到一个人从她身后走出,那人穿着一身破破烂烂的巫师长袍,顶着一头少见的黑色短发,腰上的裤头还是松松垮垮的。但他少了一只手,鲜血流了一地。

然而他面无表情,和之前的小痞子判若两人。

刺啦刺啦。

黑色的尘埃在他失去手臂的地方不断飞舞着。妮可眼睁睁的看着那些灰烬尘埃组成了一条新生的手臂,如婴儿般嫩滑。这一切不过数秒之间,快到妮可以为自己看差了眼。

他单膝跪地,右手撑着大地。

意识已经变得十分模糊的奥尔多没能看到之前发生的一切,只是看到了伊诺的姿势,嘶声喊道:“小屁孩还不跑?你真当地陷术能对八岐大蛇起作用吗?你连法杖都没有。”

伊诺没有说话。

然而妮可却感到方圆百里中那厚实而磅礴的大地元素都聚集了过来,全部都凝结在了伊诺的右手上。

大地开始下陷。

并不是三十厘米,四十厘米。

单位应该用米来计算。存活下来的人们眼睁睁的看着那身形如山的八岐大蛇,好似被大地生生拖了下去。几乎同时,地面上窜出了无数条黑色的“灵”,化作了一条条坚固的锁链,将八岐大蛇的八个脑袋死死的禁锢住。

八岐大蛇挣扎着,嘶吼着,却无法挣脱那些看似薄弱的“灵”。这种传说中的魔兽,如今就像是被拴住了脑袋的野狗。

奥尔多呆住了。

风吹起了伊诺的长袍,猎猎作响。

【太古魔法·地缚灵】!

北京京科银康医院联系电话
北京德胜门中医院怎么样
安顺癫痫哪家好
贵阳哪家医院治疗妇科好
上海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