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菊韵】红包风波(小品剧本)

2019-09-13 02:51:2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为了保证妻子的手术顺利,从事小买卖的孔杰听信别人的意见打发上医科大学的儿子去给主刀医生梁兴送去 000元的红包。可当他查帐时,却意外地发现妻子的医院帐号上多出了 000元钱,孔杰认定是脾气倔强的儿子没有将红包送给大夫,而是打到了帐上充当医疗费。为此,担心妻子手术的孔杰对儿子大发雷霆。孔路信誓旦旦地告诉父亲已经把红包给了大夫,并埋怨父亲不应该送红包助长这种不正之风,至于多出的钱也闹不明白。就在两人为多出的钱争得不可开交时,做完手术的梁兴出来告诉孔杰,他妻子的手术非常成功,并给了他们一张收据,原来帐上多出的钱正是他们送给梁兴的红包钱。梁兴告诉孔杰,不收红包是一个医生的底线,之所以没有当时退还,是因为让他们安心,确保患者的情绪不受影响。望着梁兴离去的背影,孔杰父子好象明白了什么……
时间:
上午
地点:
手术室门口
人物:
梁兴,男,40岁,主刀医生
孔杰,男,50岁,患者的丈夫,商人
孔路,男,20岁,孔杰的儿子医科大学生
布景:(手术室门口,门口挂着一块醒目的牌子,上面写着“手术室”。前边不远处放着一排椅子。)
幕启:(孔杰急匆匆地从一旁上来,神情焦急、气愤。)
 
孔杰(面朝观众,焦急、气愤地,手指比划着):都说父母的心在儿女上,儿女的心在石头上,这不,老伴得了病要手术,听人说,现在的医院呀,要想手术好,就得送红包,为了确保医生手术时用心,我让儿子给主刀医生去送红包,可他倒好,竟然私自把红包挪做他用了。(伤心地,砸着自己的胸脯)没想到,真是没想到啊,我和他妈含辛茹苦拉扯他上了医科大学,谁知道他竟把学问学到狗肚子里去了,竟然连他妈的命都不顾了,看我今天怎么收拾他。
(孔杰气呼呼地坐到椅子上,双手不停地搓着,不时焦急地看着手术室。)
(孔路慌慌张张地从一旁跑上来,不停地喘气,一脸焦急的样子。)
孔路(看见坐在椅子上的孔杰,紧走过来):爹,我娘进手术室了吧?
(孔杰强压着怒火,低着头没有说话。)
孔路(把手放到父亲的肩膀上,安慰):爹,我问过梁医生了,梁医生说了,这个手术不复杂,我娘一定没事的,你就放心吧。
(孔杰生气地把头扭到一边。)
孔路(不知所措地望着父亲,蹲下身,摇着父亲的手):爹,你究竟怎么了?你说话呀!
孔杰(猛地起身,摔开儿子的手,手指着孔路,大声地吼):你还知道我是你爹呀,我看你都快成我爹了!
孔路(吓得退了几步,手指着父亲,张大嘴诧异地望着父亲):爹,你这是——
孔杰(生气地,手指着,气得浑身发抖):我把你个没良心的,我问你,你娘要紧,还是钱要紧?
孔路(疑惑地):当然是我娘要紧了,我不是说了吗,等我娘的手术做完没事后我再去上学,我已经向学校请了假。再说了,我们不是把手术费已经交齐了吗?
孔杰(面对着儿子,气得浑身发抖,大声地吼):我知道把钱交齐了。你妈苦了一辈子,日子刚好过一点,谁知道却得了这个病。钱没有了还能挣,可你妈没了我拿什么去换?
孔路(委屈地,望着发怒的父亲,低声嘟囔):我们这不是在医院看吗,手术已经开始了,又不是什么天大的的病,你还担心什么?
孔杰(着急地,手指着儿子):我担心什么?我担心你妈的命!都是你这个不孝的东西自作主张,要是你妈这次有个三长两短,我不打断你小子的腿才怪呢。
孔路(急得跺脚,委屈地大声反驳):我——我怎么了呀我?
孔杰(手指着儿子,厉声地):怎么了,你给我说,我让你给主刀的梁医生送的红包呢?
孔路(一本正经地手指着):送给梁医生了呀。
孔杰(冷笑):送给梁医生了?你蒙谁呀,你看看这个。(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缴费单递给孔路。)
孔路(孔路接过看,不以为然地):这不是我娘的病号帐户明细表吗?
孔杰:我知道这是你娘的病号帐户明细表,我是问你,这上面多出的 000元钱是怎么回事?
孔路:多出的 000元钱?(仔细看单子,有些惊讶地叫起来)哎,不对呀,我娘的住院费是我交的,一共7800,怎么现在成了10800元呢?(疑惑地望着父亲)
孔杰:你问我,我问谁去?你说,我让你给梁医生的红包是多少?
孔路: 000元呀。
孔杰:帐户里多了多少?
孔路:10800减去7800,是 000元呀。(好像突然间明白过来,疑惑地望着父亲)啊,你是说,我把红包没有给梁医生,而是打到我娘的帐户上了?
孔杰:你说呢?
孔路(急切地狡辩):爹,你怎么不相信我呢,红包关系着我妈的手术,当时你说得那样严重,我敢私自乱用吗?我真得把钱给梁医生了!
孔杰(逼近儿子):那你说,这 000元钱是怎么回事?
孔路(委屈地):我怎么知道,万一是谁打错了呢?
孔杰(气得苦笑不得):打错?笑话,你以为我们这里是地震灾区,大家都爱心捐款啊?告诉你,一定是你小子搞的鬼,当初我提出送红包时,你就不同意,说什么现在医院都在大力打击不正之风,坚决杜绝给大夫送红包。
孔路(不服气地):本来就是吗,医生给病人看病是天经地义的事,是他们的职责,我们给他们送红包,就是侮辱他们的人格。
孔杰(手指着儿子,生气地):我说你把书念瓜了你还不信,你打听打听,现在很多行业,只有送了红包才能把事情办好。你看见过小偷有挂牌营业的吗?(语重心长地)你爹虽然经营的是小买卖,可经过的桥比你走过的路多,医生接收红包都是秘密进行的,这叫明修栈道,暗渡陈仓,能让别人发现?
孔路(不服气地):我是学医的,医生为病人看病是职责,跟红包有什么关系。
孔杰(打量周围,压低声音):马无野草不肥,人无外财不富。你没听很多人说吗,现在送红包都成了医院里是一种公开的秘密,大家都送,我们不送能行?
孔路(不以为然地):怎么不行?说小了,这是个人品质问题,说大了,这是行贿受贿,现在很多医院已经公开发文,医生接受红包是要受到处分的。
孔杰(冷笑,在台上走动,面对着观众):处分?都是心知肚明的事,谁给谁处分啊。病人家属悄悄地给,医院大夫悄悄地拿,这可都是地下活动。再说了,村里帮人杀个猪都得吃一顿猪肉,喝一口酒呢,何况是给人动刀子呢。大家觉得这很正常啊,你们说是不是(面对观众问)? 
孔路(生气地,两手一摊,面对着观众):这还正常啊?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只要交了手术费,医生做手术就是他们的职责,有必要再给他们红包吗?
孔杰(苦笑):一听你就是个书呆子,别看你在大学读书,可你听过多少小道消息。
孔路(有些生气):你就别提那些小道消息的来源了,在我们家商店门口常逗留的都是一些没事的老太太、老大爷在一起闲谝混时间,连他们自己都说是等死队,你还信他们的话?
孔杰(一本正经地看着儿子):怎么不信,姜还是老的辣,我告诉你,我送你娘进医院时,好多住过院的人都善意地给我说了,要想手术好,红包不可少,给护士送小红包,给医生送中红包,给主刀的大夫送大红包,手术成功了好要送大礼包。
孔路(轻蔑地笑):得了吧,现在看病虽然有合作医疗,可还是要花很多钱,按照你说的,这么多的红包一路送下来,病人能送的起吗?
孔杰(面对着观众,压重声音):送不起也得送,常言说得好,吃人的嘴软,拿人的手短,只要医生收了红包,手术时就会用心,病人、家属也就放心了。
孔路(轻蔑地,面对着观众):在座的大伙听听,这都是什么歪理呀,我是学医的我还不知道啊,医生给病人做手术,跟钱无关,不管你送不送红包,只要一上手术台都会尽心尽力的,没有一个医生会拿病人的生命开玩笑!
孔杰(不屑地鼻子里哼了声,指手画脚地比划):你知道什么,手术刀,大红包,有了红包少挨刀,你知道医生穿的白大褂为什么要缝两个大口袋吗?
孔路(疑惑地):为什么?
孔杰(肯定地):就是专门装红包的。
孔路(苦笑不得):爹,你就别瞎说了。
孔杰(一本正经地):我怎么是瞎说呢,隔壁王大妈的例子不是明摆着吗,明明截的是右退,听说上面还特意大大写了个“拆”字,可主刀医生还是违章作业,硬是把好的左腿给卸了,为什么,不就是因为家属没有送红包吗。难道你想让这样惨痛的教训在你娘的身上重演吗?
孔路(发急地):爹,你别再以讹传讹了,王大妈的事我知道,那是主刀医生当天连续做了五台手术,太疲惫造成的一起严重的医疗事故,报纸上都刊登了,当事人和医院都受到了处罚,跟红包根本就没有关系。
孔杰(缓和口气):得了吧,我也不和你强争了,你虽然是个大学生,可社会阅历太少,你爹我见过的多了,送和不送根本就是两回事。
孔路(看着父亲):我是学医的,照你的说法,难道你也想让我将来做手术时接受别人的红包啊?
孔杰(急忙摆手):这可不行,他们是他们,你是你,将来你当医生可千万不能这样做,不然会让人戳脊梁骨的。说实话,现在挣钱不容易,红包都是心头肉,当面送,背后疼,不骂几句心不顺。你得维护咱孔家的名声啊!
孔路:己所不欲,勿施与人,既然你知道接受红包不好,还要强人所难啊,让我说,与其给梁医生送红包,还不如用这些钱给我娘买些营养品。
孔杰(睁大眼):你说什么?
孔路:我是说与其给梁医生送红包,还不如用这些钱给我娘买些营养品。我们得弘扬社会正气。
孔杰(气得踢了一脚儿子,孔路叫喊着跑开):好小子,露馅了吧,为了你所谓的正气,连你妈的命都不顾了,(手指着儿子,步步进逼,孔路吓得往一边躲)你老实告诉我,红包究竟送给梁医生了没有?
孔路:我真给了。
孔杰:真给了?
孔路(信誓旦旦):真给了,不信你可以去问梁医生?
孔杰:送红包就像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心知肚明的事,这事能问吗?那我问你,你是怎么送的?
孔路(学着当时的样子):我按照你的吩咐,悄悄送进去的。
孔杰:你确定没有人看见?
孔路:怎么没人看见呢?
孔杰(吃惊地):谁看见了?
孔路:是梁医生啊,(学着当时的样子)当时他拿着装钱的信封掂了掂,点点头,随手放到了抽屉里。
孔杰(急切地问):梁医生说什么了?
孔路:他说让我们放心,我娘的手术他一定会尽心尽力的。
孔杰(点头,随即不放心地):你送红包的时候观察周围情况了没有?
孔路(笑):这又不是送情报,我观察什么呀。再说了,当时我娘马上就要进手术室了,我哪还有心思操心别的,送完红包就跑过来了。
孔杰:这就奇怪了,(一边走一边思索,突然快步走到孔路面前,双手一拍,肯定地)我明白了。
孔路(好奇地):爹,你明白什么了?
孔杰(自作聪明地样子,对着观众):事情一定是这样的,你给梁医生送红包时没有注意周围的情况,当梁医生发现有人看见他收红包时,为了不被人告发,他迫不得已才将红包打到你娘的病号帐户上。
孔路(吃惊地):不可能吧?
孔杰(肯定地):怎么不可能,这叫明哲保身,金蝉脱壳。(叹气,着急地)你呀你,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你看看(伸出手去让孔路看手表),你娘进手术室已经快一个钟头了还没出来,让我说,你妈这次的手术可就悬了,梁医生带着情绪作战,不知道你娘又得多遭多少罪呢。这可怎么办才好?(来回走,搓手。)
孔路(看见父亲的样子,也焦急起来):爹,要真是这样,我们想个办法给梁医生再送个红包?
孔杰(生气地):还送个屁,现在他们正在做手术,能让你进去?真是人算不如天算,为了节省开支,我打算只给主刀的梁医生送,可谁知道还是给办砸了。
孔路(着急地):可是我当时的确送给他了呀。
孔杰(气得手指着儿子,大声地):你知道什么,送得巧,不如送的妙,你是把钱没有送到地方上。当着别人的面送礼,那是栽赃!幸亏我还留了一手,要不,后面的事还不知道怎么发展呢。
孔路:你留什么了?
孔杰(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厚信封,在手里掂着):我还准备了一个大礼包,本来是想手术成功后给所有大夫请客的,现在看来,只要手术成功,就把它给梁医生,也算是将功补过了。
(梁兴从手术室出来,径直来到孔杰父子跟前,孔杰赶紧把信封揣到怀里。)
梁兴(不高兴地):大声嚷嚷什么呢,你们以为这里是会议室开辩论赛啊。
(孔杰父子相互对望,不好意思地凑近。)
孔杰(谦恭地,抽出一支烟递上):梁医生?
梁兴(推到一边):这里是医院,是不允许抽烟的。

共 5804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剧本写的很成功,矛盾冲突最后得到解决,大团圆结局。弘扬正能量的好作品。医院做手术收患者红包,这是个普遍的现象,明里不做暗里做。不送红包手术就不放心。本剧就是告诉人们有良心的大夫还是有的,正直无私永远受人尊敬。推荐欣赏!【编辑 远近】【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9041 0007】
1 楼 文友: 2019-04-11 10:28:52 剧本写的挺好,时间紧凑,可在一个场景完成,故事的完整性通过父子俩的对话解决了。最后医生出面,揭开谜底,患者释怀,欢乐结局。作品选取的现象是百姓最关心的话题,这个结局也是读者与广大人民群众希望看到的。但愿如此美好,医患关系会走入正轨,不再箭拔弩张,不可收拾!
2 楼 文友: 2019-04-11 1 :29:56 这个戏真精彩!我喜欢宝宝流鼻血是什么原因
丁桂薏芽健脾凝胶使用方法
哪种牌子的拉拉裤好
幼儿小便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