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梦星封第二百一十四章玉衡

2020-05-21 20:31:0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梦星封 第二百一十四章 玉衡

“对哦,你不说我都差点忘记了……”孟天河突然一拍脑门,终于从幻想之中清醒过来,立即迫不及待的说了一声“走”,然后就闪身立刻消失了踪影。

魁长长的嘘了一口气,摸了一把额头的冷汗,不禁庆幸,还好自己反映的快,要不然这家伙还不把这么多的好东西都糟蹋在那些凡人武者的身上。

一想到这种情况说不定那天就会变成现实,魁便不由自主的心里有些发虚,不禁再次深深的望了一眼这一片山峰,深深的叹了口气,带着图光闪身也跟着离开了这里。

第二次来到玉衡界之中,这里已经不再是像上次一样的黑暗无光,孟天河发现这里竟然是几界之中环境最为优美的一界了。

这一界中,地势跌宕起伏,绿草如茵,无数形状怪异的青石山峰耸立,遍布整个玉衡界中。

这些青石山峰其实上一次来的时候,他已经注意到了,只不过当时并没有用肉眼看到,而这次真实的肉眼所见,就又是另外的一番感受了,不得不说他十分的喜欢这里的环境。

“咦?这里居然还有座房子!”

孟天河终于发现,在群峰围绕的中心,居然还有一座小小的院落,院落中一座小茅屋虽然略显简陋,却也有着另外一种别致小巧味道。

茅屋前碧水环绕,一座竹桥连接两岸,潭水清澈见底,更为此界增添了一抹灵秀之色。

孟大少见猎心喜,也不管旁边的二人,径自飘落下去,来到水潭之前,移步走上竹桥,脚下立刻传来咯吱咯吱的竹木摩擦之声。

图光虽然进来了,可是却不敢真的跟跟着孟天河进去,在他想来,这里也许将是大人的私人空间,绝不会让人随意的走动的,要不然大人怎么会将他的那么多族人放在摇光界而不是这里呢。

基于这个想法,所以图光只是飘在半空,静静的观望着下方的动静。

然而魁却没有这些顾及,他甚至比孟大少的动作还要快一步,因为他根本没有兴趣走那个竹桥,而是直接的飘到了茅屋之前,等着孟天河过来。

孟天河凭栏远望目眺群山,顿感心胸开阔神清气爽,他不禁仰头向天,缓缓的张开双臂,深深吸入一口浓郁的芳香空气,然后再的呼出,一脸的陶醉惬意神情。

“啊!好地方啊,我以后就住这了,哥也终于有座私宅了!”孟大少忍不住兴奋的说道。

星界之中虽然空间不少,可是真正适合人住的地方却是没有几处,虽然天阙宫华美宏伟,可是孟天河却总觉得那里住着很不舒服。

后来好不容易有了一个像样的开阳界,让他感觉环境稍稍满意一点,可是却不知不觉中被几个女人给占据了,而作为主人的他却从此被禁足,再也难以进去了。

而剩下的那几个界,也没有一处的环境能够让他感觉舒服的,只有这里,青山环抱绿草如茵,更主要的是,这里还有一座房子。

虽然这所房子简陋了一些,远没有天阙宫那里的华美大气,可是这才更适合这里的景色环境,也更加符合他的口味,孟天河决定以后就搬来住在这里了。

“喂!你再那样搔首弄姿的话,我可要吐了!”魁的声音幽幽的传来,孟少一片大好的心情立即被击得粉碎。

“我又没请你进来……”对于魁的这种经常性的挑判,孟大少已经有些免疫了,而且,他似乎抓住了这家伙的把柄,那就是他喜欢炼器,而炼器的材料却掌握在他的手中。

“我倒是觉得你最近的气色很是不好,好不要休息一下,我给你放大假怎么样?”

孟大少嘴里虽然说的好听,可听在魁的耳中,却无异于刀剑加身,他这才清醒过来,自己的地位已经和原来完全不同了,这种挑判的话可不能像以前那样乱说了,现在孟大少不禁实力已经超过了他,而且还多出了那么多的帮手,自己想要和他对抗,那简直是在找死。

“没,没有的事,我很好的,不用放假,呵呵……”

魁赶紧摇手推辞,脸上堆满了干笑,现在已经失去了所有的底牌,他不得不认怂了。

“哦?真的不用?”孟少一脸戏虐的翻眼瞟了瞟魁。

“不用,真的不用!”魁装出一脸的真诚。

“嗯,那就好,不过以后不舒服的话可以随时和我说啊,我可以随时给你放大假哦!”孟少一脸和蔼可亲的补充道。

“不会的,不会的,哈哈哈……”装出一副讨喜表情的魁,在心里已经把面前的这个家伙痛骂了无数遍。

图光看着下面二人的对话,一头的雾水,作为这里的新房客,他还完全不清楚这里的情况,不过他还是能够看得出,大人对“下人”还是十分的“体贴”的,这也再次的坚定了他永远追随大人的想法。

调JIAO了魁一顿,孟少也再没有心情去享受这里的宁静氛围了,于是转身下了竹桥,来到茅屋跟前,抬眼略微打量了一下,便推开房门走了进去。

这是一间不足十丈方圆的小屋,里面的陈设十分的简单,靠墙一棑歪歪扭扭的书架,零零散散的摆着基本书简,紧靠着书架一张竹床靠窗摆放,剩下的就只有屋子中央一张竹桌和竹凳,之外便再没有其他的东西了。

孟天河只是扫了一眼,便将屋子里的情况大致看清楚了,很简单,很朴素,但是他很喜欢。

此时,魁也跟着飘了进来,飘到他的身旁,看了看四周,有些讨好的说道:“这里实在是寒酸了点,要不我们重新装饰一下?”

孟天河微微笑了一笑,摇摇头,“不用了,我很喜欢这里,这才是我想要的环境!”

忽然他又似乎想起了什么,转过头来对着魁问道:“对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似乎和我说过这一界的作用是制作符阵,可是我没看出来这里有这样的机关呢……”

说着他不禁茫然四顾,一脸的好奇。

魁赶紧献宝似的当起了解说,他先是走到那张桌子的跟前,用手敲了敲桌面,然后悠然说道:“其实你看到的这里所有的东西都和制作符阵有关,只不过你还不知道其中的奥妙而已!”

“哦?”孟天河也跟着他走到了桌子的跟前,仔细的打量了半天,却是没有发现任何的不对劲,不禁犹疑着道:“这不就是一张普通的竹桌么,我没发现有什么不同啊!”

“这是因为它还没有激发启动,所以你还看不出来。”魁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拿起桌子上的一只琉璃圆钵,轻轻的抚摸着,说道:

“想要激发这里的阵法机关,可不单单是需要灵石就行的,还需要添加制做符阵所用的材料……”

然而,此时孟天河的注意力却完全被魁手里的琉璃钵盂吸引住了,琉璃的钵身,造型圆润晶莹剔透,这让他恍惚中想起了上一世家里的那只烟灰缸。

魁见他对琉璃钵盂十分的感兴趣,索性伸手将钵盂递给了他。

“这玩意是干什么的啊?”孟大少接过钵盂,好奇的翻来覆去的查看,却是没看出有什么蹊跷特别之处。

“这是符砂钵,是专门盛放炼制符砂用的。”魁细心的解释道。

说着,魁从伸手一招,立刻凭空出现一道红色细流,缓缓的注入到琉璃钵盂之中,紧接着各种材料一一浮现,纷纷的投入到其中。

魁作为这一界的管家,只要经过孟天河的允许是可以随意摄取任何地方的材料物资的,并不需要什么储物法宝作为媒介,所以此刻他只需随手一招便可以从各界之中调用各种物资。

孟天河细心的观察这魁的每一个动作,他知道魁是在给他示范炼制符砂。

只见这些材料一进入钵盂之中之后,便开始缓缓的转动起来,渐渐的开始变得沸腾,深红色的液体表面上开始浮起一串串的气泡,不时的爆裂发出噼啪的声响。

之中旋转只是维持了片刻,忽然钵盂骤然一亮,发出一股蒙蒙的红色光芒,可是瞬间又消隐了下去,再看钵盂中,原本粘稠的液体,此刻已经变成了一碗深红色的细沙状的东西。

孟大少端起钵盂放在眼前仔细的瞅了瞅,立即感觉到其中散发而出的蓬勃诡异的灵力波动。

“这就是符砂?”孟天河不敢确定的问道。

魁轻轻的点点头,确认了他的猜测,随后接着说道,“想要制符,上好的符砂是必备之物,但是上好的符纸一样不可获缺……”

说着,向着孟大少招招手,然后转身走出了屋子。

孟少当然要跟过去看看,随即也跟着走了出去,却见魁走到竹桥上,然后向着空中一引,瞬时,无数的材料从空中浮现,随即纷纷直接落入了竹桥下面的潭水之中。

此时魁看了孟天河一眼,有些不确定的问道:“你要一起看看怎样炼制阵旗阵盘么?或者说玉符什么的……”

尿酸多少算痛风
怀化十佳牛皮癣医院
东莞妇科专科医院
长春白癜风治疗费用
南宁治疗白斑的医院
新余白癜风医院有哪些
安顺白癜风治疗费用
普洱白癜风医院有哪些
分享到: